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三十一章 裁決天使

    愛蒂爾李森(idealism):高級npc。(www.dlsgy.com.cn)由死靈調教師、沃特波勒制造而成,前身是“胚體3號”,被六月陽光賜名,為與馬提瑞爾李森區分開來,一般稱其為愛蒂爾。身上披著“死亡塵埃”,擁有死神的一部分神性,但也擁有種種異界生物特性。因為過于有攻擊傾向,戰斗至狂熱時會無分敵我,所以對指揮官來說,每次將其投入戰場都像是一次冒險。被死亡的意志驅使著,將一切可見之物送去終結之地,本應沒有自我思考能力,但身上逐漸發生了連死神都預料不到的變化。沒有本來面目,佩戴了“死靈面具”,在規則上被視為死靈生物。

    種族:???(煉金生物)

    職業:神使(死神)

    需要:食物(無)睡眠(無)薪水(無)建筑(無)特殊(冥界之樹)

    注意事項:愛蒂爾李森太過獨來獨往,無法帶領軍隊。

    特效:愛蒂爾李森代行著死亡的偉力。對生靈和死靈的傷害增幅50%,有10%幾率出現一擊必殺(致死),該屬性不被削弱。

    【靈魂收割】愛蒂爾李森用巨大鐮刀斬切敵人。被這個技能殺死的玩家,死亡懲罰翻倍;被這個技能殺死的npc則無法復活。

    【延展刀鋒】愛蒂爾李森的鐮刀能破開空間,造成遠距離斬殺。普通攻擊的攻擊范圍為十米。

    【重生光環】愛蒂爾李森有著媲美鳳凰的恢復力,這種力量可以影響他人。死靈生物每秒恢復一點靈魂值。

    【死亡尖叫】當愛蒂爾李森嚎叫時,任何生物都會切身感受死亡。方圓兩百米范圍內的所有目標(構裝生物、元素生物、天使、惡魔除外)都受到一次沖擊,等級、靈魂值(體力值/魔力值)都低于愛蒂爾李森的則有100%幾率會進入“靈肉分離”狀態。目標的豁免率等同于目標等級、靈魂值(體力值/魔力值)超過愛蒂爾李森對應項的數值/100。

    【永夜之路】愛蒂爾李森走過的地方,唯有死亡與恐懼。靈魂力場,在該力場內,對自身等級以下的敵方單位持續造成“恐懼”狀態。力場內每一個死亡的單位,都會帶給他一個加成(靈魂+1,靈魂值上限+10,攻擊力+2),持續5秒。加成最高為靈魂+25,靈魂值上限+250,攻擊力+50。每次加成后5秒內若無單位死去,加成狀態立即中止,屬性恢復原狀。

    瞑目射手戰死。

    愛蒂爾李森貼地高速飛行,鐮刀揮舞,所過之處人仰馬翻。它完全不需要技巧,只需要不停揮臂。鐮刀神出鬼沒地在它身周閃現,哪怕只被蹭破一丁點兒油皮,都有10%幾率會被直接收割靈魂。聽起來很不講理?死亡就是這么不講理。

    緊隨其后的是迫不及待的吸魂怪,它們不會去吸取尸體,因為死者的靈魂都被死神鐮刀收割,軀殼里空空如也,所以吸魂怪盯上的是殘肢斷臂、卻還茍延殘喘的傷兵。它們飄到被害者上方,彎著腰,像一幅陳舊、破爛、被灰塵環繞的窗簾,緩緩垂落。

    吸魂怪后面稀稀拉拉地跟著低級幽靈,它們自發行動,毫無軍紀可言,因為愛蒂爾李森根本不是它們的指揮官。礙事的瞑目射手戰死,它們再無顧忌。少部分幽靈可以干涉物質世界,舉起武器,并且攻擊武器的原主人。

    鬼魂們沒有實體,不受地形影響,號稱易守難攻的山坡在它們看來與平地并無區別,再加上以愛蒂爾李森為尖刀,鬼魂部隊快速切入敵陣。人類士兵士氣大挫,在愛蒂爾李森的【永夜之路】影響下,完全生不起反抗之意,被輕而易舉地殺死。指揮官路易愣愣地望著這一切,這時候最需要他做決策,他卻恍若被吸走靈魂,完全沒有反應。

    “長官!長官!喂!”情急之下,士兵狠狠給了路易臉上一拳。路易坐倒在地,茫然若失地抬頭,不再像是那個習慣呼來喝去的指揮官,他終于變回了18歲的孩子。是承擔不了人命的重量

    嗎?士兵心里難受,但也只能揪著路易領子,吼道:“長官,快下令撤退!還來得及!”

    路易喃喃道:“是啊,撤退……不行啊,我們撤退了,黃昏帝國就可以長驅直”

    “放屁!我們在最前線,擺明了是上面讓我們當炮灰!你看看,為什么派的是你,而不是蘭斯洛特的學生?我們早就是棄子了!逃命吧!”

    聽士兵這么說,路易總算清醒了,把士兵推開,手一揮像要劈死誰似的:“撤退可以,逃命不行!再逃,我們就沒有家了!傳令下去,放棄當前陣地,全體后撤!”

    士兵們稀稀拉拉地射出浸泡過圣水的箭矢,這種箭配給甚少,本用來狙殺黃昏帝國指揮官,現在為了安全撤退也顧不得了。圣水對付吸魂怪和普通幽靈倒是有用,但對上愛蒂爾李森?箭矢還沒近身,便被它身旁縈繞的高濃度死氣給侵蝕,變回普通箭矢,徒勞無功地穿透它的靈體身軀。

    這種連騷擾都算不上的攻擊進一步激發了愛蒂爾李森的兇性,它仰天長嘯,【死亡尖叫】把靈魂給轟出身體,人類士兵悶頭倒下!而吸魂怪和幽靈本就是靈體,所以完全不受影響!無需吸取,食物便呈現面前,吸魂怪開心得咧開大嘴,撲向浮在空中不知所措的靈魂;幽靈則撲向軀體,因為“靈肉分離”的關系,此時軀體毫不設防,最適合【附身】。人類最討厭幽靈的就是這一點,因為幽靈會占據戰友身體,讓士兵們投鼠忌器。

    就在這時,道道金光貫穿戰場,在人類的靈魂和軀體前停下,現出原形,是一個個滿臉堅毅的安琪兒,它們張開短手短腿,用它們才拳頭大小的身軀來庇護人類。吸魂怪們反應快,猛然倒退,避免與安琪兒碰撞,但幽靈們可就沒這么幸運了,一頭撞到安琪兒上,便被安琪兒抓住連抽耳光,抽得全身死氣散去,最后插上光的翅膀,不由自主地高飛,升到神的國。

    從落地后一直沒停過的愛蒂爾終于垂下手臂,停在原地,旋舞的斗篷緩緩靜止、拖在地上,顯得他像有五米高。從死靈面具下傳來壓抑怒氣的話語:“正義舞曲,他們應該去冥界。”

    “冥界不是救贖。”

    在所有人的視線盡頭,正義舞曲從山道而下,聲音不大,但因為安琪兒重復此句,導致所有人都聽清他說的話。他腳下是一個金白二色交融的光環,光環圖案為圣人以手杖擊打巖石、石縫流出泉水。光環向上照耀,使得正義舞曲就是行走的光源。安琪兒源源不絕地從其白光冒出,各自飛到人類士兵那兒,予以溫柔撫慰,有受傷的,叫那傷損愈合,有驚恐的,叫那情緒安定。

    正義舞曲大概二十五歲,瘦瘦高高的,下巴比較尖,蓬松的頭發帶點兒自然卷;他的臉很白,些微雀斑十分明顯;他的白色祭司袍邊角破破爛爛,簡直就像一堆布條,像被什么猛獸抓扯過似的;他胸口佩戴著一個紅寶石十字架,腰帶上系著一根銀魔杖,左手抱著一本舊教典。他微微皺眉,并不是因為疲憊與憤怒,而是一種難以與他人分說的悲哀,就像宗教畫里的圣徒,總那么悲天憫人。

    他看到滿地尸體,嘴角抽搐幾下,勉強笑道:“我來晚了。”

    光芒更盛,將袍子破爛處補齊。正義舞曲一手持教典化作的天平,天平一端坐著肉乎乎的安琪兒(細看的話會發現他非常特別,與正義舞曲有著一樣的發色和發型,簡直就是嬰幼兒版本的正義舞曲),另一端空空如也,怪的是天平依然保持平衡;一手執銀魔杖化作的利劍,熔金似的血液自動在劍身流淌,最終構成常青藤紋路,吞吐萬丈光輝,劍刃明亮得叫人無法直視。黃金打造的天國之門在他頭頂打開,一束束金光自門中灑落,凝聚成箭矢,箭矢又排列在他背后,構成一雙翅膀。單單是接近他,吸魂怪就渾身冒煙,不得不逃離。

    此為正義舞曲的表演時間(show time)裁決天使。

    天使和死神對峙,一方光明圣潔,一方晦暗陰森,形成了完美的構圖

    【靈魂收割】!

    沒有任何廢話,愛蒂爾的鐮刀攔腰砍向正義舞曲,一出手就是殺招!然而細長得如同蘆葦的利劍豎起,竟架住弧度能囊括一整個大活人的鐮刀,看上去猶有余力!正義舞曲的光箭翅膀隨即調整方向,齊刷刷對準愛蒂爾李森,同時天平托盤上的安琪兒比劃了個開槍手勢,奶聲奶氣的一聲“biu”,極近距離下的箭雨盡數射出!縱然是愛蒂爾李森,也難以承受如此飽和式打擊,它第一時間以斗篷遮臉,光箭噼里啪啦地在斗篷上炸裂,打得它連連后退,血量狂跌!光箭具備“破甲”和“破魔”特效,對毫無**保護的靈體來說更是見效!

    正義舞曲唱道:“主說,我之言行即為光……裁決天使呼來狂風驟雨,懲處有惡的,嘉獎有善的!”

    【光之箭裁決天使的雨】!

    愛蒂爾正承受正面打擊呢,聽了吟唱,猛然抬頭,卻見頂上一片白光,來不及閃躲,便被狂暴箭雨打得趴伏在地,起不來身,就連鐮刀都抬不動!

    雨勢漸小,這時天平托盤上的安琪兒稚嫩的嗓音傳來:“主說,我之言行即為光……”竟是以【天使私語】輔助吟唱,無縫銜接下一個【光之箭裁決天使的雨】,相當于無視技能的冷卻時間!再這樣下去,愛蒂爾會不間斷地經受折磨,一直到它消散為止!它搶到了先手,但是先手沒帶給它任何優勢,反而讓它落入對方布置,導致萬劫不復!

    愛蒂爾慘叫起來,正是發動了【死亡尖叫】,這是它反敗為勝的重要手段!可這尖叫聲頂多只能讓安琪兒捂住耳朵,對正義舞曲半點兒影響也欠奉。作為祭司,正義舞曲能代表神的意志,其實也是神使,靈魂受到裁決天使庇佑,模板特殊,愛蒂爾李森沒能力叫他靈肉分離。

    “末日雖是審判,但虔誠者都能得到寬恕。”隨著正義舞曲的吟唱,十幾位安琪兒歡快地自頭頂黃金門扉中飛出,在愛蒂爾上方飛舞、撒花、歌唱。那些輕飄飄的花瓣隨著箭雨落下,竟比光箭更有破壞力,把愛蒂爾那身以死亡塵埃打造的黑袍給中和,一寸寸削弱愛蒂爾的身體。【光輝圣地】!正義舞曲毫不吝惜地連領域都用上,為的是把罪人困住,徹底凈化!

    “愛蒂爾大人堅持住!還有人在等我們回去啊!”遠處傳來火力統籌者文森特的高呼,只見數根骨矛連成一線,劃破夜空。是【連續射擊】,專用于火力壓制的技能。

    戰技往往代表了玩家的作戰風格,正義舞曲嫉惡如仇,其戰技名為“針鋒”,主張的是硬碰硬:對方從哪里攻過來,就從哪里反擊回去。他用光元素捏了與標槍數量對等的安琪兒,設定為自動迎擊,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苦苦掙扎的愛蒂爾身上。并非他自負,只有三轉職業者的攻擊才會對他構成威脅。

    他剛低頭不到半秒,便猛然抬頭,略微驚愕。他判斷失誤了,分配到安琪兒的光元素不夠,以至于它們在判定中落敗。只見骨矛如戳泡沫一樣把安琪兒戳穿,落入他領域內,呼地招展死氣,死氣中密布扭曲的血色符文,原來不是骨矛,而是“天災旗幟”。

    天災旗幟:凝結了數以百計的死者的怨念,是以骨與血凝聚而成的旗幟,所到之處即是亡靈天災泛濫之地。插在地面后,以旗幟為中心、五十米半徑的范圍內形成死靈樂園。若旗幟被拔起或被摧毀,效果消失。可重復使用。

    一根“天災旗幟”需要五百具尸體,成本不菲,效果自然立竿見影,能夠暫時改變地形,讓死靈生物能夠在白日作戰,是死靈帝國最常用到的軍備。它們抵擋了安琪兒的自爆,但很可惜還是不能抵擋領域,兩秒后便起火燒成灰燼。

    多虧了旗幟分擔壓力,愛蒂爾感覺【光輝圣地】的束縛變小,趁機擺脫箭雨,往大本營逃去,還沒飛出三米,常青藤紋路的利劍便從后面刺穿它身體,腦后傳來正義舞曲的聲音:

    “冥界不是救贖,你也跟他們一起安息吧。”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种香菇难赚钱 股票指标 时时彩300本金稳赚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群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竖屏 微信服务商平台怎么赚钱 任四六码复式投注多少钱 AG夏日营地官网 北京pk10大小公式大全 手机捕鱼无限激光 网络什么手游可以赚钱 广西快三任一玩法 网络彩票代理 合买彩票app 金博棋牌绿色 湖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