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33章: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盡管《一路有你》號稱是成年版的《英雄去哪兒》,但實際上很不一樣。(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首先兩個節目的目標人群不一樣,其次鏡頭聚焦的點也不一樣。

    《英雄去哪兒》里的親子是一方引導另一方,是大人和孩童之間的相處,色彩要天真無邪,基調要活潑可愛,叫人都是叫軟軟糯糯的小名。而《一路有你》的親子雙方都是成熟且獨立的個體,正處于你看我不爽,我也覺得你囂張的階段,在相處的過程中,必然會有生活習慣的矛盾、思想的對撞和立場的不理解,喊出全名代表我很生氣。

    《一路有你》要拍的,就是這些摩擦,以及解決摩擦的過程。

    要讓兩個不太熟的人停止對立,關系變近,可以通過豎立一個共同的敵人來完成。這個敵人可以是一個國家,可以是一個人,也可以是外部環境。

    有的節目組就會給嘉賓弄一個極端困難的環境,最好還很封閉,然后讓嘉賓去共同完成任務。就算是彼此厭惡的兩個人,幾次任務下來,也會覺得對方多少順眼了一點。

    《英雄去哪兒》給小孩子創作艱苦的環境,可以說是鍛煉星二代們戒驕戒奢,明白物質的優越來之不易。但錄制《一路有你》的嘉賓一半是人格穩定的成年人,另一半是年近半百或過百了的老人,再通過艱難環境吃些苦根本沒有意義,除非想把節目弄成明星版《變形記》,否則不能這么來。

    最后《一路有你》節目組決定,將他們放置到一個可以舒適旅游,但又完全讓人沒法放松的環境。

    比如,語言不通的國外。

    ……

    “旅行中,最有價值的部分是恐懼。”章耀輝說。

    這句話讓附近幾位吃藝術飯的家長們點頭認同,他們品位一番,在心里引申出幾百字的感想再加上千字的心得體會,準備灌輸給自家的子女聽,好使自己表現得像一個會傳授自身經驗給下一代的好家長。

    但孩子們很不耐煩聽這些。

    “爸爸,你說得很有道理。”章依曼問她爹:“但是我們有必要跑到這么遠的地方來嗎?”

    章依曼的這個問題讓邊上的幾位同齡人幾乎要鼓起掌來。

    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巴黎,這也就是說,他們要在飛機里待上十一個小時,并且還不能一路睡過去,因為下了飛機當地時間是傍晚五點,很快就是晚上。

    孩子們在飛機上看會兒電影玩了會兒游戲,新鮮勁就已經耗光,接下來無論怎么打發時間,都覺得時間都過得很慢。最后幾個人換了座位,變成家長坐一塊兒,孩子坐一塊兒。這坐一起之后,以章依曼男女老少通吃的親和力,很快就成為了孩子頭頭。

    面對章依曼的問題,章耀輝直接回答:“很有必要。”

    “什么必要?”

    “因為國內旅游節目已經有《三天兩夜》了,人家做的比我們有意思多了,總不能跟人家重復吧?”章耀輝說。

    孩子們簡直無話可說。

    章耀輝繼續講:“而且親身感受另一個國度的陌生文明,這對你們的見識和眼界,都有很大的好處。如果你們以后要走藝術這條路,就更有必要來了。你們現在才二十一二歲,正是多看看人,多出去走走的年紀,去的地方就應該離家越遠越好。我就是年輕的時候出國出得太晚了,所以有很多次機會都沒有抓住,直到后來我去美利堅,發現……”

    成功人士熬出來的雞湯,和普通人熬出來的雞湯,能量是不一樣的。因為成功人士說的那些漂亮話,會讓人感覺他們就是這么做了,所以才能成功。

    章耀輝算是完全符合世俗定義的成功人士了,幾句話被他用【你們聽到就是賺了】的表情說出來,幾個孩子立馬開始跟著章董事的思路走了,時而驚呼,時而感慨,恨不得拿出紙筆來做筆記,做摘錄。

    章依曼看著自己的小伙伴們一個個都跑偏了,十分焦急。但她也沒什么辦法。就連幾位家長都開始露出【說得對,我要偷偷記下來】的表情,章依曼實在不好再拆爸爸的臺了。最后眼不見為凈,眼罩一遮,睡覺了。

    飛機一直沒有墜毀。

    章依曼他們聞到巴黎空氣的時候,已經是當地時間的傍晚五點多了。

    家長們正在忙著找行李,節目組的人正在開會,孩子們正在拿著手機四處張望。

    章依曼伸了個懶腰,點開手機里的時區,盯著屏幕里的時間似乎在計算著什么,各種復雜的數學公式似乎要從眼睛里冒出來:已知巴黎和華夏的時差有七小時,現在華夏是凌晨一點,櫻花國和華夏時差有一個小時,那么,現在的東京就是……凌晨兩點!

    答案出來了

    【大叔現在已經睡下了。】

    章依曼鼓了鼓腮幫子,覺得今晚應該是沒法跟韓覺聊天了。好可惜。

    正當章依曼準備發張照片給韓覺留言報一下平安的時候,身后突然就響起章耀輝的聲音:“小曼啊,記不記得小時候爸爸帶你來過這里?”

    章依曼關掉手機屏幕,平靜地搖了搖頭,說不記得。

    章耀輝遺憾地嘆了一口氣,把手比劃到膝蓋邊,說章依曼大概只有那么點大的時候,他帶她來過巴黎的。

    看著那手掌以下只有半米高的高度,章依曼扯扯嘴角算是給出了【好笑好笑】的反應。

    章耀輝也不氣餒,直起身來,若無其事地問她:“剛才跟誰發短信呢?”

    章依曼滴水不漏地回答:“跟曹姐姐。”

    章耀輝點點頭,噢了一聲,就轉身走了。

    就在章依曼放松之際,章耀輝停住腳步,殺了個回馬槍,問:“現在幾點了?”一邊問著,就走過來歪著腦袋想要看看屏幕。

    章依曼不敢當著她爹的面點開手機,因為點開就會顯示她和韓覺的聊天界面。

    章依曼退后一步,急中生智,哎呀一聲,說:“我有東西忘在飛機上!”

    然后轉身往導演那里跑去,只是跑著跑著,就停了下來,在口袋里一摸,摸出個眼罩來。

    “突然想到了,原來在這里。”章依曼笑呵呵地走回來,問她爹:“你剛才問什么?”

    章耀輝面不改色地說,問時間。

    “喏,五點三十二了,肚子好餓。”章依曼把手機屏幕給他看。

    章耀輝看完了,說了聲好就轉身走了。

    章依曼松了一口氣,在心里狠命翻著跟頭,覺得自己演得太好了,完全沒有表演痕跡,幾乎可以媲美差點在敵區暴露但憑借著強大的心里素質挽救了一切的王牌特工。

    興奮的傻妞絲毫沒有注意到,遠處的章耀輝是一邊搖頭一邊走遠的。

    當大家都找到行李之后,節目組發放的第一個任務就來了節目組給出宿舍的地址之后,四位家長和四位孩子將從機場出發,不依靠節目組地前往宿舍。而且給的金額還十分有限。

    這就等于斷絕了直接打車過去的選擇。

    大家開始想怎么辦。

    人生地不熟的,要找一個陌生的地點,沒有導航,大人都是藝人,生活經驗不足,小孩都是小孩,各種經驗不足。一群人屬實感到困難,在那想辦法。

    想著想著,大家就把視線看向了一直淡定的章耀輝。

    “那大家跟我走就好。”章耀輝出國經驗豐富,覺得事情并不怎么難。

    他輕車熟路地找到咨詢中心,用華夏語和機場人員對話,問清了最有效率的交通工具、上車地點和換乘路線,然后就帶著隊伍前行。干脆利落,一副精英總裁范兒,讓人感覺異常的可靠,惹得幾個大人和孩子都鼓掌叫好。

    路遠是遠了些,但坐地鐵換乘兩次就能到。

    此時正值人們下班時間,地鐵里人很擠,途中除了遇到了幾個被家人推出來跟章耀輝他們練華夏口語的土著小孩,其他沒發生什么波折。

    兩個小時之后,在體力消耗殆盡前一隊人終于到了目的地,而且途中誰也沒被人給認出來。一路上走得還算順利。

    今晚的宿舍是一棟復式民宿,被節目組包了場。分配給嘉賓的四個房間,基本沒什么區別,每個房間都有兩張床,一張小桌。極其簡陋,也稱極簡風。

    餓扁了的眾人放下行李之后稍作休整,就到餐廳準備吃晚飯。

    然而節目組說,晚飯需要嘉賓自己解決。

    八個人站到一起,覺得不必每家負責多少菜,而是會燒菜的燒菜,其他的就打下手兼洗碗比較好。大家紛紛贊同。然后章耀輝讓會燒菜的人舉手。

    章依曼悄悄舉起了三根手指。

    “這是什么意思?ok?”

    “意思是我只會做三道菜。”

    章耀輝十分震驚,問:“你什么時候學的?”

    章依曼說她一直有在學的,只不過他每次都沒注意到而已。

    章耀輝微張著嘴,陷入了巨大的懷疑。他這半年來也不算經常不著家,為什么他會對女兒練習炒菜沒有印象呢?

    “吳叔叔做菜很厲害的,你不要為了搞笑強行發揮啊。”章耀輝向女兒叮囑道。

    “你這是什么話嘛!”章依曼忿忿不平地哼了一聲,然后認真而專注地開始了燒菜。

    章耀輝在一旁全程監督,驚訝發現自己閨女竟然是真的會炒菜,而且還有模有樣的,單看賣相,一點都想不到是那個只會**蛋餅的傻閨女可以做出來的菜。

    當菜都端上來之后,年輕人們竟然沒法一下子找出章依曼做的菜分別是哪幾道。當問清章依曼炒了哪三道菜之后,一嘗,竟然很是不錯。會點廚藝的吳爸爸也夸贊,說小章這三道菜從準備到處理,絕對是下過功夫的。

    章耀輝本該在此時為女兒感到驕傲,但他心情實在有些復雜。不知道女兒的動態也就算了,女兒偷偷學起來的這三道菜,還很可能不是因為他而學的。

    飯后,小吳還有些興奮,不舍得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于是提議一起來玩點什么游戲。

    節目組十分應景地拿出了一個帶指針的轉盤。

    “真心話大冒險啊?有點刺激了吧。”

    “被轉到的人不要說謊啊。這個游戲說謊就沒有意思了。”

    小吳直接就唱了起來:“我沒有說謊~~別說我說謊~~”

    這才唱上沒兩句,另外幾個年輕人就一個個露出微妙的表情,看向了章依曼。鬼知道他們是怎么在一瞬間從顧凡想到韓覺,再從韓覺那聯想到章依曼身上的。

    章依曼一臉迷茫,仿佛不明白他們為什么要看她。只是她發燙發紅的耳朵在說她的演技還不過關。

    大家沒有再得寸進尺地開玩笑,畢竟大家第一次見,還不算熟,而且韓覺和林芩的緋聞今天又出現了。萬一韓覺和章依曼真的沒什么呢?

    “轉到一個人之后,誰來問呢?”章耀輝提出疑惑。

    大家一番商討,決定轉到一個家長,就由他家的孩子來提問,轉到孩子,就讓他爹來提問。

    游戲開始了。

    指針對準了小吳。

    按照規則,就由老吳來負責問問題。

    吳爸爸有些不知道問什么問題。節目組的人就貢獻出了一疊問題卡,讓吳爸爸從這里面抽出一張來問就可以了。吳爸爸抽了一張,愣了片刻,看看卡片,再看看兒子,眼神有些飄。他眨了眨眼睛,照著卡片念出上面的字:“你有沒有在某個時刻,想要離家出走?”

    氣氛有些安靜。

    面對這樣的問題,選擇【大冒險】基本就等于在說【有】。

    所以小吳想了想,最終點點頭,輕聲說:“有。”

    吳爸爸立馬追問:“什么時候?”

    大家默契阻止道:“這是下一個問題了。”

    下一個,第二輪。

    轉盤上的指針開始一圈圈轉動,最終它慢慢地停在了章依曼前面。

    按照規則,輪到章耀輝來提問。

    章耀輝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也不知道該問什么,最終也選擇了抽卡片問問題。

    章耀輝抽了一張卡,眉毛揚了揚,似乎看到了什么讓人驚訝的問題。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他問章依曼:

    “你有沒有偷偷談過戀愛沒讓爸爸知道?”

    問題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章依曼仿佛聽到了嗡的一聲,感覺所有的血都往腦袋集中,導致身子變得有些發涼。

    怎么會有這樣的問題啊!

    選大冒險就等于承認了,所以選真心話……要說謊嗎?

    萬一爸爸在試探我們有沒有勇氣承認呢?……不對,萬一是故意讓我否認,然后好借此對大叔出手?這樣我之后就沒有理由責怪爸爸了!啊,不對不對,又或者爸爸其實什么都還沒確認,只是單純想問?還是……

    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

    難道攤牌的日子就在今天了嗎?……

    “所以,真心話還是大冒險?”章耀輝也不怎么急,就那么瞇著眼,耐心等著女兒的回答。

    桌子底下,章耀輝將那張卡片悄悄放進了口袋。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开心农场2内购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微信同城朋友圈发广告赚钱吗 温州麻将 陕西快乐10分任四遗漏 时时彩计划 买什么彩票稳赚不赔 股票推荐群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今天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时时彩奖金规则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 波克捕鱼官方下载最新版本 海王捕鱼之雷霸龙 快3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重庆彩组选包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