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49章 惡魔司馬石!

    司馬石面容消瘦,神色猙獰,身形枯槁,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從地獄之中闖出來的惡魔。(www.dlsgy.com.cn)

    此刻他站在修煉室里,正用殘忍的目光盯著葉軒,寒月清,金睨,寒月雪他們四人。

    他原本是白銀星司馬家族的族長,一位輪回境大圓滿的頂尖強者,恒云界內白銀星的頂級大佬,擁有著超凡的實力,未來前途正好,卻沒有想到宇宙大劫來臨,白銀星即將遭受毀滅之際他駕駛著白銀號飛船帶著族人沖向宇宙星空逃生,卻沒有想到最終依舊未能夠幸免。

    飛船墜毀,星球崩裂,大量的族人死亡,他為了活命將所有的族人都弄進了生命供給機里面為他提供生命能源。

    時間流逝,數萬年時間過去,重傷的他一天比一天衰老,族人的生命生機早已經被他吸了個精光,他的實力不斷倒退,只能夠不斷沉睡來緩解消耗。

    直到葉軒他們闖入到這艘宇宙飛船里,他方才察覺到獵物的氣息,勉強蘇醒過來,獵食大補了一番,讓得他恢復了那么一絲絲力氣。

    即便是如此,他此刻所具備的實力比起巔峰時期來也是天差地別,不足巔峰時期的千分之一,僅僅只有著陽實境的實力。

    他需要不斷地進補,吸取他人鮮血和生機來恢復實力。

    在他眼中,不論是葉軒,還是寒月雪,寒月清,金睨都是他的獵物。

    “小心點,這個家伙很兇殘……”

    看著眼前那步步逼近的司馬石,寒月清拔出了腰間的佩劍,神色凝重地開口。

    “嗤拉!”

    然而,他的話語方才剛剛落音,那司馬石便對著他們撲殺了過來,干枯鋒利的手爪猶如鬼手一般劃破空氣向著他們抓來,帶起漫天殘影,顯得無比兇悍。

    “叮!”

    金睨面色冰冷,手中長劍陡然間出鞘,擋下了司馬石的攻擊。

    寒月清和寒月雪這對雙胞胎姐妹更是呈左右之勢向著司馬石展開圍攻,璀璨的劍光從司馬石的胸腹掠過,發出難聽的刺耳聲響。

    可是……她們的劍根本就不能夠傷到司馬石分毫。

    哪怕是他境界跌落,實力嚴重下降,他的肉身早已經涅,所具備的防御力絕非一般的刀劍所能夠傷到。

    攻擊無效,寒月清和寒月雪兩人的臉色皆是一變,猛地反身,手中長劍迅速地斬在了司馬石的脖頸上。

    “叮!”

    金屬交接的刺耳聲響起,她們的攻擊不僅沒有取得任何的成果,反而還將司馬石給觸怒。

    “滾!”

    隨著一聲厲喝從司馬石的嘴里傳出,他的身軀猛地一震,恐怖的力量爆發,寒月清和寒月雪以及金睨都是被可怕的力量給震得口吐鮮血,倒飛出去,狠狠地砸在墻壁上發出沉悶的聲響,受了不輕的傷,臉頰上浮現出一抹蒼白之色。

    這司馬石的肉身防御力和他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

    “葉軒,你愣著干什么?還不動手!”

    被司馬石震飛,寒月清她們面色難看,見到葉軒站在旁邊壓根兒就沒有絲毫要動手的意思,讓得她們心底可謂是涌起一股火氣,對著他厲喝道。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該宰了這個小子。

    “你們拖住他,給我三分鐘的時間。”

    然而,葉軒卻是神色冷漠地回答。

    見到寒月清她們那冰冷的臉色,葉軒頓了頓補充著說道:“三分鐘后,我來搞定他!”

    “該死,你快點!我們最多拖兩分鐘!”

    金睨臉色難看,金發飛舞,渾身燃燒起金色的火焰,氣勢在這一刻節節攀升,僅僅是瞬間便是突破了九星武圣,達到了陰虛小成并且還在增長,最后在陰虛大成境界停了下來。

    寒月雪,寒月清兩姐妹亦是猛地一咬牙,雙手掐訣,眉心位置一個紫色的封印圖案浮現,隨著她們手掌的掐訣這個封印圖案正在逐漸消散,而她們的實力境界則是在節節攀升,僅僅是一瞬間便達到了的陰虛境小成,只差一點兒就突破到陰虛境大成。

    一股股虛無的火焰則是從她們的身體之中擴散而出。

    顯然,她應該是解除了自身的封印又或者施展了某種提升實力的秘法。

    這一刻,她們顯然是已經開始拼命了。

    下一瞬間,她們三人便是手持長劍對著司馬石展開了圍攻和夾擊。

    可是,司馬石畢竟曾經乃是輪回境大圓滿的高手,只差一絲便可邁入不死境的存在,哪怕是他沉睡萬年,身負重傷,實力倒退,境界跌落,只有陽實境小成,但是也不是金睨,寒月清她們三人所能夠抗衡和匹敵的。

    更何況他的肉身早已經涅,

    哪怕是干枯腐朽,那防御力也都極為地驚人。

    在司馬石面前,金睨,寒月清,寒月雪她們三人完全被壓著打了。

    單單是司馬石所具備的戰斗經驗和眼力都不是金睨她們所能夠相比了!

    一番激斗下來,司馬石壓根兒就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但是金睨,寒月清,寒月雪她們的衣衫卻是被撕裂,身上卻是留下了一道道醒目的爪印,不斷地有著鮮血滴落而下。

    “葉軒,你是不是個男人?”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不動手?”

    看著那站著紋絲不動的葉軒,金睨,寒月雪她們心中怒火更盛,厲喝道。

    葉軒沒有理會她們的厲喝,而是目光冰冷地盯著司馬石,催動著冰火陰陽眼尋找著他身上的弱點。

    這一刻,司馬石體內的情況清晰地呈現在葉軒的視線中。

    而且也許是因為修煉了夢魘之眼導致葉軒的冰火陰陽眼發生了變化的緣故,他看向司馬石的身體情況更加直觀了。

    葉軒不僅能夠看到司馬石體內的傷勢和數據,還能夠看到他接下來動作。

    司馬石身體狀況很糟糕,體內生機很少。

    哪怕是司馬石的身體狀況很糟糕,葉軒也難以從他的身上找到可以攻破的弱點。

    突然間,葉軒目光一凜,看向司馬石的識海。

    一個虛幻透明的靈魂元嬰則是在他的識海中雙目緊閉盤膝而坐,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崩潰消散。

    這是司馬石的靈魂元嬰,他靈魂元嬰所受到的傷害比起他的身體來還要嚴重。

    “既然肉身無法攻破,那么就從他的靈魂開始好了。”

    當下,葉軒心中瞬間做出了決定。

    “葉軒,你這個混蛋,你好了沒有?”

    “葉軒,你還能不能夠像個爺們兒一樣出來戰斗?難道你要等我們死了再出手嗎?”

    這個時候,金睨,寒月清,寒月雪他們再度被司馬石給震飛出去,她們心中可是憋屈萬分。

    她們可是女人啊,竟然戰斗在最前面,葉軒這么一個大老爺們兒則是躲在他們的后面。

    “難道你們還指望那個躲在你們屁股后面的廢物來為你們創造奇跡么?”

    司馬石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殘忍之色,葉軒準武圣的境界他壓根兒就沒有放在眼里。

    在他話語落下的瞬間,他身形猶如鬼影高速移動,瞬間出現在寒月清的跟前,干枯的手掌猛地探出,將寒月清的肩膀給抓住,鋒利尖銳的指甲刺入到她那雪白的嫩肉里,帶起大片雪花,張開嘴巴露出鋒利的獠牙向著她雪白的玉頸咬去。

    一股死亡的危機和肩膀上的劇痛傳來,讓得寒月清神色痛苦,她奮力地想要掙脫,可是卻壓根兒就不能夠動彈。

    下一瞬間,寒月清便要被司馬石給咬破喉嚨吸干能量和鮮血。

    “月清師姐!”

    “月清師妹!”

    這一幕落入,金睨和寒月雪的眼中,令得她們臉色劇變,嘴里發出焦急的吶喊。

    她們想要救援卻已經來不及,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寒月清成為司馬石的食物。

    “夢魘之眼!”

    然而,她們的話語還沒有落音,葉軒終于是動了,他頭發瞬間化為白色,身上白色的魔鎧浮現,雙手掐訣,猶如鬼魅,瞬間出現在司馬石的跟前,眉心紫色光芒大盛,夢魘之眼陡然間發動。

    剎那間,璀璨刺眼的紫光將司馬石所籠罩,令得他整個人為之一愣,呆立當場。

    “輪回天刃!”

    葉軒手中的龍刃爆發出璀璨的光芒,龐大的刃氣呼嘯斬出。

    一道有形的刃氣斬在司馬石那抓著寒月清肩膀的手上,一道無形的刃氣則是斬向司馬石的眉心,直奔他的識海。

    “嗤拉……”

    “啊……”

    下一剎那,司馬石那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他那抓著寒月清的手掌被葉軒的龍刃硬生生地斬落了下來。

    鮮血淋漓,那宛若鬼手的手掌沒掉掉落在地上,依舊是死死地抓著寒月清的肩膀。

    “唰!”

    葉軒面色一冷,手掌探出猛地一拉,將發愣的寒月清摟入懷里,無視了那柔軟的手感,身形猛地爆退,拉開了跟司馬石的距離。

    “怎么樣?你還好吧?”

    將寒月清放下,葉軒沉聲問道。

    他的目光卻是死死地盯著司馬石。

    聽得葉軒的話語,寒月清方才從死亡的驚懼中

    回過神來。

    她深吸一口氣,平復下那復雜的心情,淡淡的開口:“沒事兒!”

    “金麟鎖!”

    “冰魔斬!”

    在葉軒斬斷司馬石一只手的瞬間,金睨和寒月雪兩人則是趁著這個機會對著司馬石發起了攻擊。

    金色的鎖鏈猶如金色長蛇猛地從金睨的手中甩出,將司馬石的身軀所纏繞,她則是手持長劍向著司馬石斬去。

    寒月雪手中的長劍瞬間被寒冰所覆蓋,變得晶瑩剔透,帶起漫天的冰花亦是向著司馬石的頭顱劈下。

    “快躲開!”

    眼看著她們的攻擊即將落在司馬石的身上,葉軒的臉色卻是陡然間一變,因為他清楚地看到在他那斬出的無形刃氣即將披在司馬石眉心識海的靈魂元嬰上時,它的靈魂元嬰卻是陡然間睜開了血色的雙眼,張開口將那無形刃氣給吞噬。

    葉軒突如其來的吶喊聲讓得寒月雪和金睨兩人的臉色皆是不由得一變,眼中閃過亦是不解。

    在她們看來這是擊殺司馬石的絕佳機會。

    她們不僅沒有退開,而是猛地一咬牙,以更快的速度揮劍斬向司馬石,卻見到司馬石的眸子陡然間迸射出璀璨刺眼的血光,將金色鎖鏈給震斷,雙手探出向著她們抓來。

    雖然這個家伙一只手被葉軒斬落了下來,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竟然將斷手給重生了出來,顯得詭異森然。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她們兩人臉色大變,想到躲閃,可是根本就來不及,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司馬石那干枯的手爪向著她們的咽喉抓來。

    這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之手。

    一旦被它抓住,只有死路一條。

    這一刻,寒月雪和金睨感覺自己距離死亡如此之近。

    這一瞬,她們終于知道為什么葉軒要讓她們躲開了。

    她們的心底涌起了一股悔意。

    如果她們剛剛聽從葉軒的建議的話,那么也不會落得如今這般。

    “要死了么?”

    她們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慘白之色。

    “咻咻咻……”

    眼看著她們兩人即將被司馬石抓住咽喉,兩條藤蔓卻是從葉軒的右手迸射而出,將她們兩人的身子給纏繞住,拉著她們猛地倒退,令得司馬石手爪抓了個空。

    寒月雪和金睨兩人的身子在葉軒的操控下穩穩地落在寒月清的身旁。

    “金睨師姐,月雪……你們倆還好吧?”

    寒月清關切地問道。

    “想不到竟然會是他救了我們。”

    金睨和寒月雪都沒有說話,而是目光復雜地看著站在他們跟前的那道身影。

    如果不是他的話,恐怕剛才他們就已經死了。

    這一刻,金睨她又突然間有些慶幸自己最開始沒有殺了葉軒。

    “小子,本座倒是小瞧了你,想不到你區區一個準武圣還有這番手段和眼力,竟然敢三番四次地壞了本座的好事……”

    攻擊再度落空,一只手被廢,司馬目光冰冷地盯著葉軒,嘴里有著森寒怨毒的話語聲傳出。

    “你們先走!”

    葉軒神色凝重地盯著司馬石,冷冷開口。

    聽得葉軒的話語,寒月雪,寒月清,金睨她們一愣,顯然沒有想到葉軒竟然會留下來斷后。

    “你自己保重!”

    她們甩下一句話語,沒有任何的停留,轉身離去。

    “想走,有問過本座么?”

    看著寒月清他們要逃,司馬石神色一冷,一步邁出,猛地向著她們追去。

    “老惡魔,你的對手可是我!”

    然而,葉軒卻是擋在了他的跟前,腳掌猛地一跺,密密麻麻的魔氣鎖鏈則是毫無征兆地從地底爆涌而出向著司馬石籠罩而去。

    大魔囚天鎖!

    下一瞬間,司馬石便是被密密麻麻的魔氣鎖鏈所纏繞。

    “咻咻咻……”

    葉軒心念一動,混沌子母劍浮現,九百九十把子劍從母劍之中飛出化作漫天箭雨向著司馬石襲去。

    葉軒可沒有要留下來跟他硬鋼的意思,而是司馬石被困住的瞬間,看都沒有看混沌子母劍取得成效,調頭就跑。

    他又不是傻子,打不過還不跑的那種!

    這司馬石靈魂元嬰雖然重傷殘破,但是所釋放的威能卻是強悍的一匹,竟然將輪回天刃專攻靈魂的無形刃氣都給一口吞了,絕對是個兇悍貨色!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手机麻将赌博害人 江西多乐彩网站 海王捕鱼总换吗 北京快乐8玩法说明 七星彩预测 给网上的公众号投稿赚钱吗 江西麻将怎么玩 pc蛋蛋二八预测 男装店怎样经营赚钱 内蒙古时时20181202开奖结果 通比牛牛新手攻略 腾讯5分彩走势 江苏老快3遗漏 五分pk赛车计划手机版 赌场骰子 吉林快3下载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