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封金

    江潯立于中堂,辭嚴意正道:“我請教將軍,將軍在襄州時,可曾邀玄門匠作大師褚慶子先生出山相助。(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謝映之道:“確有此事,彼時我延請先生研造甲械,以對敵匪寇。”

    江潯道:“褚先生應允了嗎?”

    謝映之道:“先生幽居已久,不便出山。”

    他話音剛落,席間就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嗟嘆。

    謝映之看去,就見一個四十多歲,獐頭鼠目的文士抖了抖衣袍道,“所以,蕭將軍就逼迫褚慶子為你制造武器軍械?”

    謝映之對此人似有映像。此人名叫唐隸,工于筆墨文章,專事雕蟲琢字。

    當年謝映之年少成名,唐隸曾跟風寫了大量浮麗的辭賦傳于坊間,表面盛贊其風儀神秀清雅出塵,實則筆下不時暗藏輕佻狎昵之意,以此暗示謝映之與自己之間交情不菲,以攀附聲名。

    謝映之當時年少,正在潛心修習醫術,聽聞后,隨手就給他開了一副方子‘專治妄臆,以通心竅’。一度使得唐隸成為士林之笑柄。

    謝映之不想搭理此人,隨口道,“褚先生為我制造軍械,并非出于脅迫。”

    唐隸諷道,“將軍沒有脅迫褚先生,將軍只是伙同賊寇搗毀了潛龍山莊。”

    然后他怪眼一翻,“我大膽揣測擷芳閣之時將軍偶遇謝玄首,用手段騙取謝玄首的某樣信物,并想借機拉攏玄門,豈不知謝玄首平生最厭……”

    “不要提無關之事。”江潯打斷道,

    “你!”唐隸壓下憤懣,他看出來了,江潯幕后有靠山,不然這初出茅廬的小子也不敢這樣鋒芒畢露。

    看來今日之策論別有玄機,他唐隸想借此揭時弊、斥奸佞以揚名。豈知這深水之中,還有大魚出沒。赤腳的不跟有靠山的爭,他遂一甩袖子,暫時偃旗息鼓了。

    江潯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向謝映之,問,“勾結廣原嶺山匪,將軍可承認?”

    謝映之淡淡道:“此前已說過,這是招安賊寇的手段罷了。”

    “招安?我可聽說將軍在廣原嶺山寨中住了半月有余?”江潯道

    謝映之知道,這倒是事實。

    蕭暥此人行事不拘一格,善于出奇制勝,路子也比較野。他奪了寨子就大模大樣把他的狐貍尾巴挪到了虎皮椅子上,當了回山大王的癮。這做派在這些正道之士眼里簡直就是胡作非為。

    謝映之淡然道:“沒錯,我在黃龍寨滯留半月。”

    江潯勾起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蕭將軍招安匪寇,卻把自己招安進了黃龍寨。請問,是將軍招安了黃龍寨,還是黃龍寨招安了將軍?”

    這話一說,引得席間眾人一陣哄笑。

    連容緒都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江潯這小子太犀利機誚。

    一旁的鄭綺也借機諷道:“看來蕭將軍和廣原嶺的山匪甚為熟絡啊?”

    謝映之灑然道,“不瞞諸位,我是黑云寨的大當家裴元親自請上山的。”

    這話說出來,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堂上一片沸沸然,責難之聲此起彼伏。

    謝映之冷眼旁觀,幾乎可以想見到,即將鋪天蓋地卷來的口誅筆伐。

    江潯道:“既然如此,將軍是承認入廣原嶺為寇了。”

    謝映之不緊不慢一拂衣袖,站起身環顧四周道:“我入廣原嶺,正是代替褚慶子先生上山。”

    堂上剛才還情緒激憤的眾人忽然愣住了,四下相顧。

    鄭綺甩手道:“蕭將軍這是要找借口推諉嗎?”

    謝映之道,“彼時我去請褚先生出山相助,至潛龍山莊,遇賊寇圍攻山莊,欲迫褚先生上山為其鑄造兵器,褚先生不從,于是我替他上山。褚先生感念此意,前往安陽城,替我鍛造兵器。”

    鄭綺道:“照將軍的說法,你代替褚慶子上山,乃孤身入虎穴,居然全身而退毫發無損,不是與匪寇勾結如何做到?”

    “勾結?”謝映之反問:“我在黃龍寨期間,廣原嶺一帶可有客商被劫?若沒有,又怎能說我與匪勾結?”

    池銘迫不及待搶道,“當然有,黃龍寨匪首張朝在斗方谷劫掠了許安公子的貨車。”

    他話沒說完,就看到江潯向他暗暗搖頭,但已經來不及了。

    “結果如何?”謝映之問。

    池銘喉中一梗,說不出話。

    “高郡守伏兵斗方谷,將張朝等人一網打盡。正是我給他的消息。”

    他一邊閑閑信步于堂上,一邊風輕云淡地說道,“不但如此,我計使黑云寨和黃龍寨兩相廝殺,從而占領黃龍寨,同時聯合高郡守剿滅黑云寨,兩寨合并成為廣原嶺實力最雄厚山寨,并廣發英雄帖,攥得大小山頭的匪首前來黃龍寨會盟,最終一網打盡。”

    “好!痛快!”他話音剛落,席間一名須髯如戟的大漢拍案而起道,“蕭將軍身處驚濤駭浪之中猶如弄潮!”

    謝映之認得他,當年冬日雅集的時候,他一直橫臥石上呼呼大睡,視周圍那些涂脂抹粉自命風雅的士人們如若無物。

    士林中稱其為鐵筆寧游。

    寧游道:“百年匪患一朝清肅,商賈暢通百姓安居,將軍此舉讓人擊節而嘆,我必書之,以正將軍之名。”

    謝映之向他拱手道,“不敢,以匪制匪之策而已,先生謬贊。”

    一邊的江潯沒有說話,陰郁的黑眸中有隱隱余焰閃爍。

    他揚起下巴,作色道:“比起對付區區廣原嶺的山匪,蕭將軍還做了一件大事,聽聞寧先生要記本朝之史,不妨聽完。”

    接著他轉向謝映之,眼中再次機鋒浮顯,“蕭將軍出兵襄州,盡奪二十六郡,窮兵黷武陷百姓于水火。可有此事?”

    鄭綺也道:“對,朱優將軍是朝廷的襄州刺史,并無過錯。將軍為何無故征討?”

    謝映之淡淡看了他一眼,轉身走向坐席,邊道:“諸位只提我窮兵黷武,為何卻不提我在襄州招募流民,鑄城屯田,讓數十萬百姓從此得以安居樂業?”

    “這……”鄭綺語塞。

    “至于我為何要拿下襄州,因為襄州百姓受朱優將軍之妻弟祿錚盤剝甚苦,我在雍州屯田,招募流民期間,襄州百姓紛紛來投,而祿錚便沿途設卡,堵截民眾,搶奪財物,扣留人口,行徑與山匪賊寇無異!我故而討伐之,諸位覺得有何不妥嗎?”

    鄭綺道:“蕭將軍是想說,你奪取他人之州郡,還是救民于水火?”

    “鄭先生此言差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何來他人之州郡?難道鄭先生眼中,襄州成了朱氏一家之襄州?”

    鄭綺臉色驟變:“當然是陛下的襄州。”

    “陛□□恤黎民,我奉陛下旨意討之,有何不妥?”

    鄭綺氣得幾乎要脫口而出,陛下的旨意,難道不就是你蕭暥的意思嗎?

    容緒立即暗沖他搖了搖頭。這大庭廣眾,你把這話說出來,讓陛下的顏面威信何存?而且就算你詰問他,他也自然有話駁你。

    謝映之從容道:“且我拿下襄州之后,可自領襄州牧了?”

    “你……你這是狡辯……”

    “我上表朝廷,陛下任命高嚴郡守為襄州牧,正巧,高刺史的述職文書已經送到。”

    他說罷一抬手,立即有文吏將高嚴的奏表傳閱于眾人。

    這半年時間里,襄州屯田數千頃,府庫充裕,百姓富足,商賈暢通,財貨不絕……

    這份奏表傳了一圈,眾人皆默然不語,面有慚色。

    當文書傳到唐隸手中時,他斜目看了一眼,品評道,“高刺史的文章寫得真漂亮,不負蕭將軍表揍他為襄州牧的一番苦心了。”

    謝映之道,“你是想說,我許給高刺史多少好處了?”

    唐隸皮笑肉不笑地哼了聲,一副心知肚明之態。

    謝映之凝目望著外面連天的雨色,道:“那么你告訴我,我要許給高刺史多少好處,可以讓他日夜殫精竭慮,短短半年光陰,乃至心血耗盡,兩鬢繁霜!”

    他這話一說,眾人面面相顧皆默然無語,堂上一時間靜了下來。

    “月前我途徑襄州,順道拜訪高刺史,”云淵沉聲道,“只是在府中小坐的工夫,高刺史因庶務三次匆匆離席,等他回來茶飯都涼透了,我見他今年不到四十歲,已經兩鬢皆風霜之色,皆尤夙夜憂慮之故。”

    聞言堂上眾人都黯然失色,包括廖原在內都面露唏噓。

    云淵說罷回頭看向江潯,“你是不是想說老夫也在為蕭將軍開脫?也是他的僚屬?”

    “學生不敢,”江潯低頭道。

    堂上一時再無人說話。

    涵青堂主廖原也有點看不下去,起身道:“諸位要問蕭將軍,何必連帶高刺史?”

    唐隸立即反應過來,改口道:“堂主所說的在理,高刺史心懷百姓之疾苦,我等并非質疑高刺史。只是不忍心看高刺史一片苦心卻被他人利用。”

    然后他轉向謝映之,“請問蕭將軍,高刺史為百姓黎民嘔心瀝血,而你屯田則是為了增強軍力,以壯實力罷了。”

    “對,”謝映之毫不猶豫道,“我確實是為了增強軍力,壯大實力。”

    唐隸頓時一怔,沒想到他承認地那么干脆。

    謝映之嚴詞道:“現今北狄各部厲兵秣馬,覬覦中原之土地,若我不屯田養兵以壯實力,將來再來一遭蘭臺之變,是要倚仗諸公的唇槍舌劍去抵御北狄的鐵馬彎刀不成?”

    他這話一出,席間眾人盡皆失色。

    衛宛蹙眉看向他:映之……

    他感到他這個向來清逸淡泊的師弟,此時隱隱動怒了。

    謝映之冷然道,“昔日蘭臺之變,諸位從西京避退到大梁,若大梁城再破,諸位打算避退到何處?是渡江南下,投奔永安城?”

    唐隸被詰問地無言以對,席間眾人都面面相覷,面色惶然。

    謝映之淡若無物的目光掠過唐隸,“我在此奉勸諸位,魏將軍為人剛正,平生最恨簧口利舌、玩弄辭章之徒,更不會收留沽名釣譽、空言誤國之輩。”

    “蕭暥你……!”唐隸面如土色,嘴角抽搐。

    謝映之似想起了什么,漫不經心道,“我若記得不錯,唐先生早年工于艷麗辭風,善長鉆營之道,以此入涵青堂為執筆,十多年來鉆工雕蟲之技,下筆千言而無一實策,如今你皓首窮經,年過不惑,仍不知自重自持,立于堂上鼓動唇舌混淆是非。”

    “你……你……”唐隸羞憤交加,一時間眼珠翻白,直挺挺栽倒堂上,

    謝映之漠然道:“紀夫子,有勞了。”

    紀夫子上前,蹲下身翻開唐隸眼皮查看。

    謝映之遂再不過問,端起杯盞靜靜抿了口茶。

    鄭綺道,“蕭將軍,不管唐先生做派如何,也比你年長二十余歲,你當堂將他氣到昏厥,是否太過份了!”

    謝映之淡漫道,“鄭公言我過份,那么諸位對我群起而攻之,卻不讓他人為我辯解。難道就不過份?”

    “……”鄭綺喉嚨一哽,無言以對。

    謝映之說到這里,他幾乎可以想象到,倘若今天站在這堂上的人是蕭暥,會怎么辦?將一口殘血壓在胸中么?

    謝映之出身世家年少成名,從來都是為無數人仰慕。他今天第一次體會到了被眾人孤立,飽受曲解又百口莫辯,那種深徹的孤獨。

    所以蕭暥干脆就閉口不言了,大概還會不屑一顧的意思,但這不等于說別人用唇刀舌劍戳傷他,他就不會痛。謝映之幾乎可以想象到,那人抱著他的小狐貍枕頭,裝作眼不見心不煩,躲起來他們就罵不到了,在沒人的地方,默默舔舐他的傷口罷。

    他洞徹世事的眸中,有種衛宛看不清的情緒。

    容緒坐在暗處,手不知不覺握緊了玉狐貍,一不留神,力氣使大了,指腹隱痛,展開一看竟摳刺出了血,他深吸了口氣,看來小狐貍逼急了會咬人。

    但他不甘心策劃已久的策論就這樣無疾而終,他手中的棋也沒有出盡,看向鄭綺江潯他們。

    鄭綺會意道,“蕭將軍說這些,不過就是替自己的所作所為爭辯開脫罷?”

    謝映之目光幽沉,“說得好。我確實要爭辯。”

    “擷芳閣之役,保大梁城數萬百姓免于蝕火,銳士營戰死一百二十六人,襄州之役,廣原嶺匪患永絕,流民得以安居,商賈得以暢行,銳士營傷亡千余將士……”

    堂上已是一片鴉雀無聲。唯有窗外蕭疏風雨聲,與他清冷的聲音相和。

    “為社稷而死的將士,在諸君口中,成了屠殺百姓的罪魁,成了勾結山匪的幫兇?”他目光掠過堂上的眾人,“我當然要爭辯,只為從今往后,熱血之士,血不白流。”

    鄭綺臉色蒼白,無地自容般退入燈光晦暗處。

    容緒知道,鄭綺已經無話可答了。他于是看向江潯。

    鄭綺是朱璧居名士,說話有所顧忌,而江潯初生之犢,無可畏懼。

    而且剛才在眾人都跳出來針對蕭暥的時候,江潯沒有說話,他靜靜地在一邊聽著,眼中有莫測的光芒。

    這種神情容緒很熟悉,江潯在醞釀什么。

    容緒相信,江潯不會輕易地認輸。

    于是他側目看了眼楊覆,楊覆立即會意:“還有人有話要說么?”

    果然,江潯一拂衣袍站了起來,“楊太宰,學生還有話要說。”

    楊覆迫不及待道,“但講無妨。”

    江潯不動聲色回首看向他:“楊太宰,我記得你先前說,你們都沒有接受過蕭將軍一針一線之利?你們確實受的不是一針一線之利。”

    楊覆驀然怔了怔:他什么意思?

    容緒背后卻隱約一寒,正想出言打斷。就聽江潯道:“若沒有將軍披荊斬棘,肩起這亂世的風雨,在座的諸位能在大梁城坐擁良田廣廈安享富貴嗎?這豈是一針一線之利?”

    楊覆頓時失色,“你在說什么?”

    江潯坦然,“我輸了,今日輸得心服口服。辜負貴人的期望了,黃金一百兩,分文未取,全部封存,已經有車送到閣外。”

    堂上已經陷入一片嘩然,消息傳出去,連閣外的百姓也群情激憤。

    大雍朝極恨這種私相授予,暗中買賣交易。今日之事必然是士林幾十年未見之丑聞。

    花梨木箱被抬到堂前,江潯灑然上前,親自開箱,頓時百兩黃金將閣內映得輝煌璀璨。

    涵青堂的廖原大聲道:“是誰!?誰給你的金銀?”

    江潯看向楊覆等人,諷道,“百兩黃金,都可以備置一營將士的鎧甲兵刃,公等卻用來行此下策,買通士子文人,攻擊陷害蕭將軍。”

    楊覆臉色鐵青,不知所措地看向容緒。

    珰地一聲,容緒手中的玉狐貍墜落在地,發出突兀的聲響。

    他已經明白過來,他中招了。而且對方的段位實在是高。

    江潯竟是一把雙刃之劍。

    衛宛默默看向謝映之:你這一手真是厲害。

    釜底抽薪,片瓦不留。

    八天前。

    楊覆選定江潯和池銘,第一次深談。

    江潯回去時已是入夜。

    他心里邊琢磨著楊覆的意圖,邊走上客棧的樓梯,打開房門的一刻,就見昏暗的居室內有一人長身玉立,若月華照眼,清風拂面,整個陰暗的屋子都恍若明亮起來。

    謝映之回頭莞爾,“深夜來訪,還望勿怪。”

    ……

    片刻后,江潯凝視著他清若琉璃的眼眸,道:“謝玄首親臨,潯不勝感懷,但畢竟蕭將軍所作所為,天下多有爭議,不知十天后文昌閣,玄首可會到場?”

    謝映之了然道:“你想與我一辯?”

    江潯眼中有熠熠火光:“是非對錯,當堂澄清。”

    謝映之微笑:“正如我愿。”

    此番他不僅要為蕭暥正名,還要讓天下人看清楊覆容緒朱璧居乃至士林之面目。

    “江潯,你是瘋了嗎?來人,把他帶下去!”楊覆歇斯底里大聲道。

    “楊太宰不必煩勞,我自會離開”江潯颯然起身,走到大堂門口。

    文昌閣外已是大雨滂沱。圍觀的百姓卻無一人散去,眾人或打傘或披著蓑衣雨布站于堂外雨中。

    江潯忽然轉頭,冷眼看向堂內的眾人,道,“諸位,最后我奉勸你們一句,今日有人替你們肩負風雨,你們卻要摧之毀之,等到哪一天墻倒屋塌大廈傾頹,爾等皆如風雨中喪家之犬耳。”

    說完他走出大堂,雨水如瀑布般澆下。

    “好一場大雨!”江潯仰天大笑,大步走入雨中,灑然而去。

    留下文昌閣里呆若木雞的眾人。楊覆頹然倒在座墊上,容緒似已回過神來,低頭撿起案上的玉狐貍,手指卻仍止不住微微抽搐。

    云淵望著那堂前櫸木箱中熠熠發光的百兩黃金,和雨中遠去的背影,慨嘆道:“封金而去,真名士當如此。”

    謝映之目光清冷,側首道:“吩咐下去,暗中保護江潯。”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19-11-2023:43:11~2019-11-2202:22:3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躍然、時時刻刻、蘇蘇、法淼淼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原點47瓶;牛角包38瓶;蘇蘇18瓶;小鬼、月陽、詩染絲緹10瓶;討厭□□一鍵登陸6瓶;槐影5瓶;持之有故2瓶;十萬功德、好運來了!、水月之喵、冷場喬、阿喵愛吃魚、w-文爾雅、楠遲、乘黃、渝南、有屈子、水月、執墨墨墨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3d辰龙捕鱼手机版游戏 百盈快三害了多少人 三晋棋牌游戏下载 湖北快三遗漏数据 海南彩票 现在投资啥厂赚钱 爱尚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股票融资工具 给焊管厂供什么货能赚钱 刺激战场客服 腾讯分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开梦幻工作室如何赚钱 欢乐麻将国标麻将规则 北京pk赛车人工1期计划 时彩稳赚的倍投计划 众筹开店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