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兩百七十三章:秦佪的懷疑,胡一的**

    “啊~~”

    慘叫一聲后,婭婭便“啪嘰”一聲,狠狠地摔了個狗啃食,兩個手肘皆被蹭破皮,疼得她直咬牙。(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救我!”

    就在婭婭剛想起身時,身后再次傳來呼救聲,她隨即便扭頭望去,“你干嘛絆...”

    婭婭剛想怒吼過去,待見到眼前的場景后,隨即便戛然而止。

    “救救我啊!”

    在婭婭的身后,坐著一個年輕女孩,不,嚴格意義來說,她是被綁在椅子上的,像粽子似的,被五花大綁,不過,在她的椅子下面,有一把剪刀,可惜,她夠不著。

    “你...”

    婭婭緩緩起身,仍舊半明半昧,因為,眼前的場景與第六人格分外相似,都是求生者受傷被抓后,被綁在椅子上,等待同伴援救or等待被砍頭的場景。

    被砍頭?

    想到此,婭婭隨即瞳孔放大,朝椅子的正前方看去,恰巧透過房間內昏暗的燈光,看到了一把明晃晃的鍘刀,正閃爍著冰冷的光芒,刺得她后脖子一涼,隨即便環抱著身體,急忙后退。

    “快救救我,沒時間了!”椅子上的女孩拼命催促。

    “真的,還是假的?”

    婭婭伸出右手,顫抖著指向那把還未放下的鍘刀,疑惑地看向那名女孩。

    “是真的,你看,我頭上的時間!”女孩急忙道。

    “50秒?”

    婭婭定睛望去,才發現,捆綁女孩的椅背上嵌著一個時鐘,上面的時間正在飛快流逝。

    “是44秒!”女孩喊道。

    “好!”

    管她是真是假,婭婭迅速撿起椅子下的剪刀,為女孩剪開禁錮。

    “快呀!”

    “好!”

    “啊!”

    “啪!”

    “唰!”

    就在婭婭剛把繩子剪斷幾根的時候,女孩就急忙掙脫開束縛,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朝旁邊躲去,而就在她剛跳離椅子的時候,椅子就垂直倒下,緊跟著,那把鍘刀也被放下,砍向了原本是女孩脖子的位置。

    “是真的刀...”

    婭婭情不自禁地抬手摸了摸后脖子,感覺那里一片冰涼,就像剛剛被刀刃碰觸過一般。

    “快走!”

    還未等婭婭反應,女孩便拉著她的手朝走廊跑去,遠離這間可怕的房間...

    “糖...”

    胡一,你別難過,秦老板肯定會幫你找到你弟弟的。

    得知劉冰星失蹤后,胡一整個人都很喪,而且,總有種不好的感覺在心間徘徊,久久不散。

    星星肯定出事了!

    小樹見狀,便想著方兒地哄她開心,一會為她跳廣場舞、一會兒為她扭秧歌,一會還抱著畫廊的柱子,跳起了鋼管舞。

    “阿糖,你都是跟誰學的呀?”

    見阿糖抱著柱子,扭來扭去,樹干一會兒呈s狀、一會兒呈b狀,而上面的枝丫一會兒呈心狀、一會兒呈屎狀,胡一隨即便破顏而笑,樂得不行。

    “糖...”

    胡一,你終于笑了。

    看到胡一囅然而笑,小樹便開開心心地向她蹦而去。

    “多謝你,阿糖,你真是一棵宜家宜室的好樹。”

    胡一摟著小樹,欣慰而語。

    “糖...”

    可惜娜娜姐姐冬眠去了,沒法看到阿糖剛學的鋼管舞...

    自從他們從李李克的老巢回來后,娜娜就選擇去冬眠了,說來年春天再出來與大家見面,當然,冬眠是假,躲避牛皮糖朱庇特是真。

    這一睡,春天都快過去了,也沒見她再次醒來,不禁令小樹與朱庇特皆望眼欲穿,只得每天對著那幅《達娜厄》睹物思人。

    “娜娜喲..娜娜喂,你怎么就舍得拋下我和阿糖呀,嚶嚶嚶...”

    每晚凌晨一分后,蘇醒過來的朱庇特就會拉上小樹一起,在《達娜厄》的面前哭喪,哦不,呸呸呸,是如泣如訴,妄圖將其喚醒。

    久而久之,小樹除了會說“糖”和“豬屁股”外,還多學了一句“嚶嚶嚶”o(□)o

    “糖..嚶嚶嚶...”

    胡一,你別再難過了,不然,我會陪著你難過的。

    “好了,我沒有難過,想不想吃冰淇淋?”胡一笑著問道。

    “糖!”

    好呀!好呀!

    小樹急忙擺動著樹葉,興高采烈地跟隨胡一一道,來到二樓的廚房里。

    “噗呲噗呲!快下樓來。”

    見一樹一人終于上樓了,躲在畫廊外的柯羅,急忙給秦打了個電話,讓他趕緊下樓來。

    “干嘛?來了怎么不進來?怕阿糖纏著你跳華爾茲?”秦戲謔道。

    “和劉冰星有關,在畫廊說不方便,怕阿糖又來偷聽,然后跑去告訴胡一。你知道的,阿糖身上的每根枝丫都能吸收聲音。”柯羅小聲道。

    “好!那別再畫廊門外,去那家星麻克咖啡館。”

    “ok!”

    隨后,秦便撒了個謊,說去超市買糖,跟胡一和小樹打過招呼后,就向著畫廊斜對面的星麻克咖啡館走去。

    “老秦,這邊!”

    坐在角落里的柯羅,待看到秦走近后,急忙向他揮手示意。

    “找到劉冰星了?”

    剛一坐下,秦便心急火燎地詢問。

    “沒有。”

    柯羅搖了搖頭,凝眉道:“倒是找到何小蘭的父母了。”

    “哦?他們在哪兒?”秦隨即問道。

    “法醫停尸房。”柯羅沉重道。

    “死了?”秦大驚。

    盡管,他不是沒想過有此結果,畢竟兩個成年人,如果沒有出事,又怎么會失蹤那么久?

    可在聽到這個結果后,還是讓他隨即一怔,便擔心起劉冰星的安全來,怕他成為第三具尸體。

    “嗯,而且死了很久。”柯羅點頭道。

    “具體時間知道嗎?還有死因。”秦問道。

    “法醫初步判斷,死亡時間在我們離開湘南后不久。”柯羅說道。

    “什么?”秦再次震驚。

    怎么那么巧?

    “那死因呢?”秦又問道。

    “窒息死亡。”

    說著,柯羅對著自己的脖子比了一下。

    “被勒死的?”

    “嗯。”

    柯羅點了點頭,又道:“不過,這不是最匪夷所思的。”

    “嗯?”秦凝眉。

    “最詭異的是他們的尸體,似乎進行過防腐化處理,不過,做得并不好,尸體還是腐爛了,但是他們的關節都被折斷了,像提線木偶似的,擺出了夸張的造型。”

    “咕嚕...”

    埋頭喝了一口咖啡后,柯羅繼續道:“而且他們穿的服裝也像卡通劇里面的造型。”

    “什么卡通劇,知道嗎?”秦疑惑道。

    “蠟筆小新。”

    “蠟筆小新?”

    “準確來說,是蠟筆小新的父母,從警方的口供得知,何小蘭最喜歡的動漫就是蠟筆小新,覺得他的家庭就是自己所向往的家庭,而他的父母也是自己最希望擁有的父母。”

    “兇手應該認識何小蘭,并且跟她很熟。”

    秦雙眉緊蹙,愈發覺得此事跟劉冰星有關。

    “沒錯!”

    柯羅點點頭,又喝了一口咖啡后,才問道:“你是不是懷疑劉冰星和此事有關?”

    “不然呢?”

    秦白了他一眼,并看向他喝了一半的咖啡,凝眉問道:“你為什么只給自己點了咖啡?”

    “哦,我忘了給你點,你

    自己去點吧。”

    柯羅聳了聳肩,端起咖啡杯,繼續品味。

    秦無奈,只得叫來服務員,給自己點了一杯焦糖瑪奇朵。

    “還有一件事,說出來,你肯定會大喊一聲‘日了狗’。”

    等到服務員離去之后,柯羅才看向秦,又道一句。

    “我不會說那么粗俗的話,請記住,我是本書的男主角,是愛與正義的象征。”秦正色道。

    “切!”

    這回,換柯羅向秦飛白眼了。

    “有屁快放!”秦不耐。

    “兩具尸體的手里,各拿著一支郁金香。”柯羅凝眉道。

    “郁金香?”秦訝然。

    怎么又是郁金香?難道兔嘰嘰很喜歡這種花?

    兔嘰嘰:才不是,別瞎說(白眼.gif)

    “不僅如此,兩人的身上明顯有郁金香留下的氣味殘留,而且不是普通的花氣,更像是提煉過的郁金香香水的氣味。”柯羅又道。

    “la finestra del diavolo!”秦隨即反應。

    “對!又是那個陰魂不散的暗網。”柯羅皺眉道。

    “查過劉冰星的個人電腦嗎?有沒有登陸過la finestra del diavolo的痕跡?”秦問道。

    “查過,在他失蹤后不久,警方就調查了他所有的私人物品,可惜,毫無收獲,他的上網記錄干凈得就不像個00后,連最基本的網購都沒有。”柯羅說道。

    “警察不是一直在監視他嗎?沒發現他有登錄過異常網站的痕跡?”

    秦不解,總感覺劉冰星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干了很多事情,可是,警察卻一無所知。

    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有這么牛逼嗎?

    “沒有,他的電腦有警方的監控,并未發現他有不良上網記錄,所以,我懷疑,他肯定私藏有其他上網設備。”柯羅猜測。

    “我也這么認為,而且,很有可能就是la finestra del diavolo那位幕后指使所提供的。”秦點頭道。

    “會是李李克嗎?”柯羅微微蹙眉。

    “80%是他,只可惜,上次未能進入他的房間,將他的電腦帶走。”秦遺憾道。

    “得了吧,上次那么危險,你差點就徹底化作顏料了,好嗎?”

    一回想起那次直搗李李克老巢的行動,柯羅仍舊心驚膽戰,后怕不已。

    他可是差點就被毀容了!

    “這件事,你暫時保密,我還不想胡一知道。”

    兩人分別前,秦向柯羅再三囑咐。

    “明白。”柯羅點點頭。

    “也別讓熙熙知道,就她那個大嘴巴,是保守不了任何秘密的。”秦又道。

    “嗯。”柯羅再點頭。

    他又怎會不知道呢?熙熙就是一個移動的消息散布器。

    “你不是去超市買糖嗎?怎么空手而歸?”

    見秦兩手空空的回來,胡一滿腹狐疑。

    垂眸看了一眼胡一頭上的**氣球,秦又撒了個謊,“沒看到喜歡的口味,就隨便逛了逛。”

    “秦老板,我有事想問你。”

    胡一突然一臉正色地望著秦,讓他一陣蛋疼菊緊。

    “你..你問吧。”秦略微心虛道。

    “星星的**是什么?”

    “自由!”

    “自由?”胡一凝眉。

    也是,他被警方監管著,確實不得人身自由。

    “胡一,你知道你現在**是什么嗎?”

    秦伸手,戳了戳胡一頭上的**氣球,凝眉看向她。

    “是..你嗎?”胡一不敢確定。

    “不!”

    秦搖了搖頭,面色不豫地說道:“是星星!”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中原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组六组三同时买的方案 拿别人的钱赚钱是什么意思 广东11选5计划伟哥 2000年股票指数 直播星探经纪人赚钱吗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防连挂计划软件 福彩3d追号 捕鸟达人游戏下载 信誉棋牌评测网 视频斗地主手机版下载 亚洲城老虎机游戏网址 广西快乐10分数据 网上购彩票合法网站 上海选四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