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章怒斬四女

    “死……”

    那女子毫無憐憫,下一息抬手向著那名散修一拍,頓時,一道靈力化為纖細的手掌,猛然落在了那散修的頭顱之上。(看啦又看小說網)

    砰……

    血霧彌漫,那散修瞬間爆體而亡,而做完這一切,女子回歸車輦之上,猶如無事人一般,連看都不在看一眼。

    空氣一剎那變得凝結,四周安靜的可怕……

    顯然,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弄的愣在了當場,直到兩息過去后,群修嘩然,腳步連連后退。而沒退的,唯有白凡自己。眼前發生的這一切,白凡也很意外,但意外過后,白凡卻很平靜,因為,這就是混亂之海。

    “咦?”

    車輦中,一個男子發出驚咦,這驚咦是對于白凡與眾不同的表現而發出的。爾后,車輦之上,再次傳出男子的聲音。

    “恩,有點意思了,怎么?難道你不害怕么?”這是那玉祁公子對白凡一個人所說。

    四周的眾人心中看的真切,內心真為白凡捏了一把冷汗。有了方才那散修的前車之鑒,所有人都認為,白凡的下場,恐怕不會比那個散修會好上多少。

    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么?自然不會。

    且說白凡,當聽到玉祁公子的話語,裹在黑袍中的他,目光緩緩望向車輦,而后白凡開口,口中淡淡的說道。

    “我為何要怕?”

    簡簡單單五個字,卻透著白凡對自己自身的自信,盡管他不知道,那所謂懸天榜十五的真正含義,但白凡相信,對方奈何不了自己。

    而說到群修倒退唯自己未退,是因為白凡本也就沒有被那散修身死的一幕所嚇住,自然也就不會退卻。在者一說,幾個玄妙中期的女子,他還未曾放在眼里。

    “哈哈,說的好,說的妙,這是本公子近五年來,聽到的最可笑當然也是最有勇氣的一句話語。”車輦之中,那玉祁公子聞言哈哈大笑,笑過之后,他頗為贊賞的又道。

    “很好,就憑你這句話,你就比那個死去的螻蟻強,恩,本公子突然間有些舍不得殺你了,不如這樣,本公子給你一個機會,追隨于我,我保你百年玄胎,如何?”

    盡管隔著車輦,玉祁公子還是察覺出了對面的白凡,只是個玄妙修士,至于究竟是初期還是中期,他還不確定。因為他的神識,竟然無法進入這黑袍人的體內。這到令他很是意外,要知道他可是玄胎初期的修士,如此神識還看不透一個玄妙的散修,這人身上一定有秘密,而說不定這秘密最終還能為我所用。那玉祁公子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這才說出了他允

    許白凡追隨的話語。

    在說白凡,自從進入混亂之海,他就將自己的氣息,由玄妙后期,收斂至了玄妙中期,這么做,是因為他記著師尊對他說過,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而隱藏修為,白凡也是為了迷惑他人,以便在關鍵時刻,修為爆發,令他人對自己做出錯誤的判斷。

    當然,這也不是說到就能做到的,畢竟隱藏修為容易,而要想不被他人看穿就不太容易了。好在這放在白凡身上卻并不是什么問題,憑借著他那堪比玄胎修士的金色神識作為遮掩,白凡自信,便是玄胎后期,也很難看破他的具體修為。

    至少,玉祁公子他就看走眼了不是么?

    而就在玉祁公子話語說完的瞬間,四周霎時變得一片寂靜,眾人都在為玉祁公子所說的話語,感到了瘋狂的不可思議。能馭使玄妙初期的妖獸去拉車輦,能讓玄妙中期的女修,心甘情愿為奴為婢,可想而知,那車輦內的男子,他的修為最次也是玄胎之境。要知道他們這些人之中,修為最高的也才不過玄胎中期,若是玉祁公子肯這樣招攬他們,他們發自內心來說,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尤其還有那最后一句‘我保你百年玄胎’這句話,對他們而言,更是瘋狂的誘惑,甚至于,他們都恨不得替白凡答應下來,畢竟這樣的機遇太可遇不可求了啊。

    無數雙目光下意識凝望白凡,眼中透出的是**裸的嫉妒,他們在嫉妒白凡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好運,為什么那個人不是他們自己……

    白凡看到了這些人臉上的模樣,內心暗自一嘆。

    ‘“若修行,盡全靠他人賜予,那么修到最后,將永遠踏不出那個賜予之人的身影,因為你不知道,當你離開他時,你的路,該去向哪里……”

    修行,修的乃是自身的意,是在迷茫中,一步步找尋真我,而當有一天,你可以剝開重重云霧見晴天的時候,那時,你會發現,你看到美麗世界,其實從來就是你自己……”

    “抱歉,我沒興趣……”白凡有些意興闌珊,不愿在此地在多停留一步,此刻的他,只想快速趕到千浪島的深處,因為只有到了那里,才算是到了混亂之海的最核心處。也只有到了那里,他才能一步步踏入強者的舞臺。

    而就在白凡準備側過身行,掠過車輦,離去的時候,那車輦之中的玉祁公子,臉色變得不好看了,更確切的說是他怒了,竟然有人拒絕他了?這在他的修行歲月里尚還是首次遇到。

    而且這還不算,那個該死的黑袍人,竟然還在拒絕他后,選擇了徹底無視的離去,這……是可忍孰不可忍。

    “給我,殺了他……”玉祁公子雙目噴

    火,當即向著四個女修吩咐道。

    “是,公子……”

    依舊還是那個女修最先出手,而這時白凡已經來到了車輦的旁邊。

    說時遲那時快,那個女修看到這一幕后,鳳目含煞,玄妙中期的靈氣霎時全部涌出,凝聚出她最強的法術,無情直奔白凡的后背落去。頓時,白凡就覺后背生寒,跟著白凡目光瞬間一片變冷。

    “你找死……”白凡轉身漠視女子,緊接著,一方金色大印赫然出現,迎著女子的術法轟然悍去。就聽一聲轟隆巨響,跟著傳出的便是女子絕望的尖叫。

    “啊,不要……”,聲音凄厲無比,當然也只有這簡短的一句,因為下一秒,女子已經形神俱滅。

    而也就在這時,另外三個女修,也紛紛來臨。三道夾雜著玄妙中期氣息的法術,剎那間鎖定了白凡的肉身。

    “滾……”

    見到這一幕,白凡身后金佛降臨,接著人佛合一,白凡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好似佛陀嗔怒,霎時,那三道來臨的術法瞬息就被白凡的吼聲吼到崩潰,而這還不算,那三個出手的女修其中的一個,因為距離白凡最近,頓時使得白凡吼聲沒入她的身體,順著她的心脈直沖她的靈海。

    咔嚓,女修心脈寸寸裂開,轟隆,女修的靈海炸裂,砰,隨后從里到外,女修暴成了血霧。而另外兩個女修,因為吼聲都被她們的這個姐妹一人承受,故此她們兩個沒有隕落,但卻也在吼聲之下,七竅震裂倒退吐血。

    也就在這時,白凡散去了金佛,裹在黑袍中的臉落在了吐血的兩個女修身上。 “說到底,我本無意與你們起沖突,可惜你們卻要殺我,既然是這樣,那縱然你們是女子,你們也同樣要死,因為天作孽尚猶可恕,但自作孽卻不可留,所以你們輪回去吧……”

    白凡說著,腳步出現在第一個女子身邊,抬起手指,一指點中了女子的眉心,女子頓時雙目暗淡,生機化為虛無,這時白凡又來到了第二個女子身前,同樣如第一個女子一樣,白凡抬手剝離了她的生機,直至她的尸身倒地,一切才恢復了平靜。

    這時,白凡默默轉身,這一次,他看向了車輦,目中以是森寒一片。

    “閣下當真是夠狠毒,無視自己婢女的生死,讓她們死在你的面前,現在,她們都死了,只剩下你了,你還不滾出來么……”聲音隆隆,宛如天雷一般,炸響在車輦之中,頓時,那車輦四分五裂,緊跟著,映入群修眼中的,是一個美如冠玉的絕世美男子,他負手而立,表情凝重,方才發生的一切,讓他終于明白,他終究還是小看了這面前的黑袍男子……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青朋棋牌官方网站充值 下村子卖什么赚钱 北京pk10在哪个软件 建筑工程那个最赚钱 五分快三的玩法 福彩3Dapp 山东11选五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玩法技巧和条件 大众棋牌游戏官网充值 11选五5开奖结果大连 内蒙古快三预测视频 菠菜电玩城官网 福彩3d单选投注技巧 内蒙古11选5破解法 香港二肖中特资料 p62最新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