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樹和男孩 (5)

    妖精眼里沒有時間概念,人類短短一生,在妖看來,不過是打個坐的時間。(m.k6uk.com手機閱讀)

    或者,睡個覺的時間。

    在突破煉體時,蒲白打了整整十二年的坐。

    聚神段,需經三道天雷。

    蒲白自智腦空間取出一粒打修真界淘來的續命丹,周身布下結界,將全身狀態調節至最佳,迎接云層中探頭探腦的雷電。

    ‘轟隆!’

    成年人小指粗的雷電毫不留情的劈下,蒲白旋身避開,形體避無可避,硬挨下第一道雷,翡綠的樹葉嘩啦啦地落,地上鋪了一層綠色的地毯。

    第二道雷緊接其后,蒲白加大結界,將形體包裹其中,扛下第二道天雷。

    第三道天雷比第一道和第二道都粗,醞釀時間也比前兩道久。

    天雷落下之時,轟隆聲震天地,驚起樹林里的飛鳥走禽,狂暴颶風連根卷起成年人堪堪懷抱的樹,消失在天際。

    看到如此場景,蒲白滿臉黑線。

    她還沒飛升好不好?用得著如此之狠嗎?!!

    怪不得修仙的人越來越少,動不動就挨雷劈,這特么誰受得住!

    想是天雷聽到了她的吐槽,一聲巨響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向她。

    蒲白暗罵一聲,用盡渾身解數迎擊最后一擊。

    ‘咔嚓!’

    結界破裂,威力只剩十分之一的天雷落到了她身上,劈的她長發根根豎起,如同一把笤帚。

    天雷盡,烏云散。

    蒲白整張臉止不住的抽抽,“算…算你狠!”

    語畢,她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從樹上掉了下去。

    >>>>>

    c國icu重癥病房

    容媽淚眼婆娑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緊閉雙眼的容絮,心臟如撕裂般的痛,“阿雎,想想辦法救救絮兒吧。雖然她不是你親妹妹,可這么多年過來了,媽已經把絮兒當成了親生女兒。她還小,不應該被病魔奪去生命啊。”

    西裝革履的容雎面上古井無波,“我知道了母親。”

    “阿雎,媽知道絮兒喜歡你,為你帶來不少苦惱。可…就看在媽的面子上,你一定要盡心盡力幫你妹妹!如果…媽是說如果,絮兒病情有好轉的話,你能不能答應她的追求?絮兒和你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你們一起長大,也知根知底,結婚的話再適合不過了。”

    容雎目光轉向容媽,看得她心虛的別過了臉。

    瞥見‘昏睡’中的容絮顫動的眼瞼,他不屑的勾了勾唇,“您不必三番兩次的強調,我既然答應了會想辦法,就一定會盡心盡力的想。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對了,明天我有事要回國一趟。順便,幫我‘親愛的妹妹’尋找救命的辦法。”

    對于她的第二個要求,容雎卻當做沒聽見。

    正欲轉身往出走,見容媽要起身送他,容雎淡淡地道:“不用送,你照顧她吧。指不定我剛走她就醒過來了呢。”

    容媽干干一笑,頗有些拘束的坐了回去。

    轉身的瞬間,容雎眼中掠過失望。

    什么時候,那個叱咤商界的女強人變成了囚困在后宅中爭風吃醋的深閨怨婦了呢?

    門關上的瞬間,容雎回首,清醒過來的容絮很巧的映入了他眼底。

    那副詭計得逞的模樣,煞是刺目。

    剛下飛機,容雎便驅車趕往蒲白所在之地。

    車在森林外停下,容雎開車門下車,一群飛鳥伴隨著狂風自他頭頂掠奪,發出驚恐的鳴叫。

    面對攜帶異物的風,容雎不得不瞇起眼。

    遮天蔽日的烏云籠罩在一個地方,林欲摧。

    容雎眸色一沉,朝云色最重的地方跑去。

    三道由弱至強的閃電劈向鶴立雞群的大樹,容雎心中焦躁更甚,盡全力奔跑。

    緊趕慢趕還是慢了一步,雷聲伴隨閃爍著電流的雷電而下,劈的樹冠之上冒起了煙。

    容雎莫名心中一痛,深邃迷人的眼泛紅,一個趔趄差點撲倒在地。

    等他忍著心慌跑到樹下,一團白從天而降,砸在地上。

    容雎一怔,低頭一看。

    倒地的人可不就是狼狽不堪的神仙哥哥。

    他蹲下將人攬到懷中,溫柔的撥順她亂糟糟的頭發,又從口袋里掏出手絹,替她擦拭臉上的污漬。

    “噗…咳咳咳…”

    昏過去的人突然有了反應,嘴里還吐出了一股煙。

    蒲白咳著咳著就醒了,呼出一口濁氣,又貪婪的吸入新鮮空氣。

    “我滴媽,差點憋死本……”少女。

    “臥槽!你誰?!”

    蒲白一蹦三尺高,手腳并用往后蹭,離了容雎一大截。

    隨著蒲白的離去,容雎懷中一空,連帶著心也空了。

    “神仙哥哥,你忘了我?我是容雎啊。”看著容顏未變的蒲白,他的眸光黯了黯,胸口憋悶。

    容雎?

    智商歸九天的蒲白被這個名字嚇得智商新增,還飆到了一百八。

    她乜了容雎一眼,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我的天,這白眼狼怎么又來了?!

    “什么神仙哥哥,小伙子你怎么亂講話?要不要哥哥幫你打個急救電話?”她就是不認。

    瞧她裝蒜的可愛模樣,容雎輕笑,“確實應該叫哥哥。都過了十幾年了,哥哥的容顏依舊未變,果真是妖精么?”

    蒲白:……

    “喂妖妖靈么?這里有個從精神病院溜出來的患者。”

    見她真在打電話,容雎也不急,席地而坐,從內衣袋里取出一塊玉佩,掉在食指,“這是哥哥的吧。”

    蒲白下意識去摸腰帶,手剛放在腰帶上,面上一僵,“啥?我沒戴耳機聽不見。”

    容雎真的是拿她抵死不認的嘴硬沒辦法,他無奈的說:“哥哥,就算你不承認也沒關系,只要我知道那晚救我的人是你就可以了。我就不信哥哥的記性這么差,連一個小孩子都不如。”

    激將?

    蒲白斜了他一眼。

    沒用!

    拿對付小孩子的招式對付她,不得不說,幼稚爆了好么。

    見她不說話,容雎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哥哥,請問你有什么可以治療心臟病的方法嗎?”

    躺靠在樹上翹著二郎腿悠閑擺動的蒲白淡漠的回道:“沒有,你還是找別人問去吧。”姐又不是醫生。

    容雎看著她的臉色斟酌語氣問道:“那…哥哥的樹葉或者是樹枝,可有治療疾病的功效。”

    來了!

    蒲白心里一突,淡然道:“我可沒聽說過樹枝能治病的。”

    同時心中暗腹:難不成是因為他家里人得了什么病,所有他才會欺騙沐白?

    蒲白沒看容雎,但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

    結果容雎只輕描淡寫的‘哦’了一聲,而后再無下文,深邃到能將人吸進去的眸子靜靜的看著她。

    哦?

    什么意思?

    蒲白摸了摸下巴,揣測不清他的真實用意。

    不過既然他沒有接著說,蒲白也不會自掘墳墓,上趕著送死。

    “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我還有些事要處理一下,失陪。”

    言罷,沒等容雎說話,蒲白一溜煙跑了個沒影。

    “誒”

    容雎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字,結果人就不見了,他是又好氣又好笑。

    知道今天問不出什么,容雎站起,取就近原則折了一小根樹枝,準備拿回去試試。

    “神仙哥哥,我知道你還在,就是不想理我而已。下周我就把工作從c國轉回來,到時候就可以天天找你玩了,哥哥可不許嫌棄我哦~”

    冷風‘呼’地吹過。

    容雎:“哥哥不說話,我就當哥哥答應了。這根樹枝,哥哥別多想。若沒用便罷,若有用,我也不會告訴別人。”哥哥的存在,就和以前一樣,只有我一人知道就好。

    懷著這個心思,容雎腳步輕快的離去。

    坐在樹干上的蒲白搖擺著雙腿目送容雎的身影消失在郁郁蔥蔥的樹林里,對于他的話,只嗤笑一聲。

    這事可不是嘴上說說就好,結果如何,只有時間知道。

    一周后

    果真如容雎所言,他將工作轉移到了國內。

    若上班,他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會來陪她。若不上班,干脆整天泡在她這里拿著書當文藝青年。

    都不膩的嗎?

    而蒲白卻跟他大相徑庭,除了修煉,她還會到鬼市轉悠,到森林深處玩耍,生活的非常有層次感。

    容雎日復一日的來,風雨無阻。蒲白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不見他。

    不論他怎么說好話、賣慘,蒲白都當沒聽見。

    這個狀態,卻在某日被打破。

    --“快!抓住他!”

    --“在那邊!”

    --“汪汪汪!!”

    嘈雜的聲音驚醒了躺在吊床上以書蓋臉睡覺的蒲白。

    挑著書扔到一旁,她好奇的低頭往下瞅,十五六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牽著六條兇猛的黑背,朝東邊追去。

    隱約間,蒲白聽到其中一人說什么‘容氏總裁’、‘綁架’之類的詞匯。

    都不用多想,蒲白臉上就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吶吶吶,評價系統在上,如果容雎嗝屁了,可不關她的事哦!

    她沒動手的,就是……

    見死不救而已。

    ....................................................................

    作者有話說:

    小女子不才,未得看官青睞。求收藏良久,看官勿怪。看官若收藏,小女子樂開懷。收藏就看各位了,小女子謝過~(*  ̄3)(e ̄ *)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博游戏娱乐送金 一分快三彩票计划网站 民生银行月底不能赚钱呢 七星彩开奖视频 高频快开彩票会取消吗 pk10群 湖北快三开奖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2000年上证指数 陕西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支付宝赚钱红包怎么找 全民欢乐捕鱼官网充值 买高档轿车可以赚钱吗 三的和值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哪里可以玩 微信怎样分享文章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