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零一章 不想負責的借口

    “是啊,怎么了?”江希淺有點納悶兒他的反應,隨即又明白了什么,

    “我知道,像你們那樣的大企業,為了防止員工私底下的利益輸送,都有明文規定同事之間不許談戀愛,但我的工作室架構簡單,也沒什么利益好輸送的,況且我相信宮羽的為人,他不會亂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小丫頭反應倒是挺快。

    顧庭深意味深長的看她一眼,隨即搖搖頭,對她的觀點不甚贊同,

    “不客氣的說,你這是典型的人治思維,現代企業管理和經營活動,需要用規章制度去約束人,才能防患于未然,辦公室戀情最危險的地方,就在于工作中本身單純的同事關系,牽扯進生活中各種復雜的人際和利益關系,微妙的兩性關系遇上復雜的利益關系,沒有幾個人能獨善其身...”

    江希淺原本只是想分享一下喜悅的心情,卻被某人上了一堂現代企業管理課程。

    她聽的倒是津津有味,關鍵是,宮羽談個戀愛而已,沒必要那么上綱上線吧?

    沒過多久,顧庭深將車子停在一家高檔商場門口。

    夜色鎏金,人流如潮。

    廣場中央有彩色的音樂噴泉噴薄而出,仿若洗去這城市所有的疲憊和不堪,向外傳頌著人群的歡歌笑語。

    顧庭深從駕駛座下來,瞬間吸睛無數。

    白衣黑褲,簡單利落的造型,穿在他身上高冷又禁欲,冷漠的眼神嵌在鋒利俊美的臉上,散發著睥睨萬物的尊貴氣場。

    無數目光在他身上蜿蜒流轉,卻無人敢靠近他半分,只能捂著砰砰亂跳的心遠遠的看著他,幻想著怎樣能和他發生一場唯美又浪漫的邂逅。

    只是,十幾秒后,副駕上走出來的女孩兒,瞬間將人群中所有美妙的幻想打碎。

    男人身上所有的高貴冷艷,在女孩兒走向他身旁的剎那,化為天地間最繾綣的繞指柔。

    江希淺被顧庭深摟在他如太陽般溫暖的懷抱,卻莫名感覺到周身如有寒風過境。

    不用想也知道,身旁站著這么個妖孽,她這是拉了多少女人的仇恨。

    江希淺抬頭看著他英俊的側臉,眼睛笑的像是有無數顆星星在眨眼,晶亮又狡黠。

    “笑什么?”顧庭深垂眸看到她調皮的笑臉,瞬間感覺這人生真是該死的美好,美好的連他自己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女孩兒眉眼彎彎,聲音包含笑意,“我是在想,哪天我沒錢花了,就直接把你賣了,你說那得賣多少錢啊?”

    顧庭深:“...你想把我賣哪去?”

    這丫頭腦子里都裝著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想法?不知道他就是臺行走的賺錢機器嗎?竟然想著殺雞取卵,實在是...

    “隨便賣哪都行啊,只要我領著你這么一吆喝,買家肯定絡繹不絕,我還可以坐地起價現場拍賣,最后價高者得。”

    顧庭深拍了拍她的后腦勺,冷笑一聲,“你知道你這是什么行為嗎?”

    “什么?”江希淺問的一派天真。

    “古代青樓老鴇就是你這么干的。”

    江希淺老臉陡然一紅。

    混蛋,他這是在取笑她明目張膽的拉!皮!條!

    “你之前不是騙我說你是牛郎嗎?我這是在幫你實現愿望,你該感謝我才是。”

    某人一臉的無辜,“那是你給自己找的借口,不要冤枉我。”

    “我找什么借口啊?”在這個問題上,江希淺莫名有點心虛,嗓音明顯低了幾個度,“明明是你故意讓我誤會。”

    顧庭深看向她的目光瞬間幽暗了幾分,“你睡了我卻不想負責的借口。”

    江希淺:“...”她為什么要開啟這個該死的話題?

    帥哥美女無論走在哪里,總會格外引人注目,何況是這樣一對擁有頂級顏值和氣質的璧人組合在一起?哪怕是行走在人流如織的大商場,也像個發光體一樣,瞬間奪去所有人的目光。

    商場五樓某個私密性極好的餐廳雅座上,兩雙眼睛透過落地窗的玻璃,不經意的就看到電梯上親昵依偎在一起的兩個人。

    高大英俊的男人始終把女孩兒摟在懷里,像是要將她隔離在這喧囂渾濁的世界之外,女孩兒反手環住他的勁腰,揚著笑靨如花的小臉正和他說著些什么。

    這世界如此熱鬧喧嘩,但兩人的眼中似乎只有彼此。

    江如菲眸底猩紅的收回視線,對面男人玩味的笑容,讓她心口一凜,當即慌亂的垂下眼眸。

    “你把我叫到這里來,到底想干什么?”江如菲壓了壓頭頂的鴨舌帽,聲音帶著幾分冷冽。

    她昨晚從江希淺的住所離開,有個莫名其妙的男人跟了她一路,和她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最后竟然跟她說,可以幫她引見顧庭夜。

    顧庭夜是云城上層圈出了名的貴公子,圈里尊稱一聲夜少。

    江如菲在楚珩面前裝矜持裝慣了,很少混楚珩的社交圈。

    但單憑她自己混的層次,是接觸不到顧庭夜那種頂層公子哥的,但接觸不到不代表沒聽說過。

    傳說中顧家的夜少風流倜儻一表人才又揮金如土,對待自己人很是豪爽,總之在外面混搏了個不錯的名聲。

    江如菲聽金景楓說要幫她引見顧庭夜,自然是不信的,她又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誰的話都信?

    深更半夜她被金景楓纏的沒辦法,才把自己的電話給了他。

    今天上午便有自稱顧庭夜的人給她打電話約她見面。

    她不知道顧庭夜約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既然號稱是夜少,她來見見也無妨。

    顧庭夜靠坐在真皮沙發椅上,漫不經心的嗤笑一聲,“你知道你們女人,最不可愛的地方在哪嗎?”

    江如菲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顧庭夜身體往前傾了傾,似笑非笑的道,

    “就是像你現在這樣,嘴里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江如菲是吧?如白蓮花一般圣潔清高,對著本少也不忘端著,實際呢?若不是被本少的名號吸引,你來赴這個約干什么呢?”

    江如菲被戳穿心思,臉上瞬間有些掛不住。

    其實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像顧庭夜這種人精,就算是在他面前裝,也裝不長久,與其這么被動,倒不如主動撕下面具來的痛快。

    她很快取下鴨舌帽,一頭栗色長卷發瞬間披散下來,給她清純的小臉增添了幾分嫵媚。

    顧庭夜眸底閃過一抹驚艷。

    不愧是江希淺的妹妹,長的還真是夠味兒!

    “這樣才對嘛,這里除了你我,根本就沒有外人,你不必把自己包裹的那么嚴實。”顧庭夜很快收起那抹驚艷,滿意的道。

    江如菲卸下偽裝,當即輕笑了一聲,“夜少今天親自打電話,說實話,我確實受寵若驚,其實我們之前有過合作,或許是夜少工作繁忙日理萬機,對于我是mk代言人這件事,似乎并未太過在意?”

    顧庭夜如毒蛇般陰冷的眸子瞇了瞇,這件事兒,她若是不提起來,他還真的是沒太在意。

    對于女明星這種容易招惹是非的生物,他一向敬而遠之。

    顧庭夜晦暗不明的看著她,“有點印象,如果江小姐需要mk配合做場活動破解被雪藏的命運,我樂意效勞。”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來見江如菲之前,調查過她的情況。

    一查才知道這女人身上發生過那么多有趣的事,江希淺同父異母的妹妹,差點成為江希淺前男友的未婚妻,因為一場訂婚宴,被楚家雪藏,幾近斷送自己的星途。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他稍微出手幫她一把,便可以將她變為己用,何樂而不為?

    江如菲說起mk代言,不過是想試探他一番,沒想到他竟會拋出這么大的橄欖枝。

    從某種意義來說,mk代表的是顧家的資本,如果mk能公開力挺她,之前因為楚家紛紛與她解約甚至封殺她的各方妖魔便要重新掂量她的分量。

    而且這種活動她就算接了,楚家也不敢說什么。

    江如菲骨子里就不是矜持的人,撕下面具后,連客套話都不說了,“夜少為什么要這么幫我?”

    顧庭夜將目光瞥向窗外電梯上的情侶,“江小姐應該聽過一句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顧庭夜對朋友就是這么慷慨,沒有理由。”

    江如菲順著他的目光朝外看,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得色。

    顧庭夜很快收回視線,從桌上的煙盒里面倒出一根香煙點上,“江小姐知不知道,我為什么把你約到這家商場來?”

    江如菲看著那抹深藍色的火焰在顧庭夜面前跳躍,把他俊美的面容照耀的邪肆又妖冶,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一種并不好的感覺在心底蔓延。

    但她很快將那種感覺壓了下去,顧庭夜說她是敵人的敵人,那他所指的敵人不就是江希淺那個賤人么?只要能斗倒那個賤人,和魔鬼做交易又如何?

    就算是下地獄,她也要拉著那個賤人一起下!

    江如菲想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明眸善睞的一笑,“洗耳恭聽。”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约彩365 内部人员揭秘ag网赌 不投资赚钱方法 pc蛋蛋稳赚模式 彩民之家3b 成都熊猫麻将微信群 欢乐龙江麻将绥化麻将 广西快三任一玩法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情况 内蒙古快3走势 六合彩开奖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北京pk10必中8码方法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彩票中奖查询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