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 放棄比堅持更難

    夜幕吞噬天空,原本寂靜的十字路口,變得更加的讓人感到孤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斌子,在想什么呢?”葉斌一行人在十字路口的街道里找到了一間酒吧,除林驍與陸千行之外,葉斌三人都拿著一個酒杯,坐在酒吧的吧臺邊喝著酒。

    “嵐哥,這一次的案子,我們也調查了將近有小半年的時間了吧。”葉斌的眼神有些迷離,整個人看上去,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

    “嗯,滿打滿算,五個多月吧。”張嵐說著,拿起吧臺上的酒杯,一口氣便是將杯中的就喝完。“雖然知道我們現在是處于幻境當中,但是,這幻境,真的好真實,喝點酒,竟然還能感受到醉意。”看著手中的空酒杯,張嵐的臉上抹過一縷淡淡的笑容。

    “斌子,我們還要繼續調查嗎?現在我們被困在這里,連怎么出去都不知道,繼續調查,還有意義嗎?而且,從一開始,真正在意的真相,想要弄清楚一切的,似乎只有我們罷了。”陳輝晃動著手中的紅酒杯,抿了一小口,隨后扭頭看向了身旁的葉斌。

    對于陳輝的話,葉斌并沒有回答,而是拿起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仔細的打量著,良久,葉斌突然緩緩的開口,“嵐哥,這里的酒,好像和外邊不太一樣啊!比起外邊,這里的酒,似乎有一種特殊的味道。”

    “什么味道?”張嵐目光注視著葉斌,臉上抹過一縷疑惑。

    “具體什么味道,我也說不清,只是感覺,喝了這里的酒,感覺到內心有些舒暢。”葉斌一邊說著,一邊飲了一口杯中的酒。

    “內心舒暢嗎?”聽到葉斌的話,張嵐喃喃道,看著自己手中的空酒杯,陷入了沉思。

    “斌子,嵐哥,如果這一次我們活著回去,我們一起離開x市吧,我小時候有個夢想,一直都想去a市,據說a市特別繁華,比起x市,不知道大了多少倍。”陳輝再一次抿了一口杯中的酒,隨后將杯子放下,長舒了一口氣,臉上抹過一縷期望。

    “這個想法倒是不錯,這些年,我也攢了不少錢,雖然不多,但是,在a市租間房,開個店,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到a市的邊上,那邊應該消費不是很高。”還沒等葉斌開口,張嵐便是開始憧憬以后的生活。

    葉斌晃動著酒杯,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放下酒杯之后,葉斌的眼神木然的注視著前方,對于張嵐與陳輝的話,都沒有理會。

    “陳輝、嵐哥,你們說,徐叔他,真的......”葉斌長舒一口氣,緩緩的開口,但說到最后,卻又沉默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到目前為止,在建筑所出現過的名字,但凡我們知道的,全部已經......”張嵐說著,微微搖了搖頭,臉上抹過一縷無奈。

    “徐叔總說,如果有一天,等他退休了,一定要去開一間飯店,他說,如果不是當初陰差陽錯成為了警察,他早就成為了x市最出名的大廚了呢。”葉斌說著,眼眶變得有些濕潤,隨后,拿起旁邊的酒瓶,將酒杯倒滿。

    “每當這個時候,趙叔就會出來拆徐叔的臺,趙叔說,徐叔的飯難吃到了一定的境界,當初還害自己拉了一個星期的肚子。”葉斌說著,長舒了一口氣,拿起酒杯,將杯中的酒,再一次一飲而盡。

    飲完酒后,葉斌的眼角,有著兩行淚水緩緩滑落,緊接著,眼睛變得通紅起來。

    “斌子。”看著如今葉斌的樣子,張嵐咬了咬牙,想要說些什么,但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徐叔還總給我們將他年輕的故事,他說他年輕的時候,曾經是學校里的校草,有好多女生追他,而每當這個時候,趙叔便又會來拆臺,趙叔說,徐叔是班里最惹人煩的校草,根本沒有女孩子喜歡他,只是徐叔自作多情。”葉斌說著,臉上擠出了一個十分牽強的笑容,一邊笑著,葉斌一邊再次拿起酒瓶,將酒杯倒滿。

    就在葉斌正要繼續喝酒的時候,陳輝突然伸手,攔住了葉斌。“斌子,你不能再喝了。”

    “為什么不能!”葉斌滿臉醉意的看著陳輝,與平常的葉斌相比,此時的葉斌,給陳輝一種十分陌生的感覺。

    “斌子,我知道你心里難過,大家都一樣,但是,這個時候,如果連你也倒下的話,一切,就都完了。”平常那個總是輕易便是想到放棄的陳輝,在這一刻,看到頹廢的葉斌之后,心中反而堅定了起來。

    “我不難過,沒有什么可難過的,一切,一切都結束了。”葉斌一邊說著,淚水一邊從臉頰兩側滑落。

    “斌子,我們堅持了那么久,難道,你要在這個時候放棄嗎?還有嵐哥,你平日里,不都是在勸著斌子嗎?為什么在這個時候,你也選擇放棄啊!”看著頹廢的葉斌二人,陳輝感覺心里似乎丟失了什么重要的東西。

    “小子,有些事情,明知做不到,還那么累的去做什么?倒不如痛快一點的放棄呢。”與葉斌相同,此時的張嵐。臉上也是有著少許的醉意。

    “我們不是已經查到很多了嗎?真相不是馬上就要大白了嗎?”陳輝有些著急的開口。

    “真相大白?陳輝,你自己剛剛不是說,所為的真相,根本沒有任何人在意,真正在意的,只不過是我們自己罷了。既然沒人在意,我們又為何要苦苦堅持?”葉斌說著,再一次舉起酒杯。

    聽到葉斌的回答,陳輝愣住了,自己的心中產生了迷茫。

    “這么好的酒!多喝點吧,說不定,以后就沒機會了呢。”葉斌說著,打了一個酒隔,隨后便是將剛倒滿的酒一飲而盡。

    再次喝完一杯酒后,葉斌的臉變得無比通紅,整個人也是陷入了醉酒的狀態。

    見到葉斌的樣子,張嵐似乎也是在此刻忘掉了所有,同樣與葉斌飲完一杯酒,隨后,張嵐摟住了葉斌的肩膀,滿臉醉意的開口,“斌子,來,咱哥兩兒今天喝好!”

    陳輝看著此刻的葉斌與張嵐,心中感覺到十分的陌生,似乎,眼前的兩個人人,根本不是自己所認識的葉斌與張嵐。

    “斌子!嵐哥!”

    “來!陳輝!喝!我敬你一杯!”

    “是啊!來!喝!”張嵐打了一個酒隔,一邊說著,一邊指著吧臺山的酒杯,示意陳輝喝酒。

    面對二人如今的樣子,陳輝直接起身,離開了酒吧,而離開酒吧之后,陳輝便是看到了一直站在酒吧外的林驍與陸千行。

    “輝哥?斌哥和嵐叔呢?”見到只有陳輝走了出來,陸千行便是一臉疑惑的開口。

    陳輝聞之,低著頭,長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有時候,放棄比堅持更難,給他們一點時間吧。”林驍透過酒吧的玻璃,看到了此刻正在飲酒的葉斌二人,隨后平靜的開口。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p3组三豹子 麻将来了是真人对抗吗 北京pk10最稳3码计划 韩国花牌gostop 快乐8规则 时时彩定位胆大小规律 公开我的必胜法 黑马股票推荐网 2019群英会开奖结果 北京10pk计划软件 攒劲甘肃麻将下载安装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图 玩呗斗牌手游赚钱吗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 种三角梅赚钱 微乐湖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