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李豬兒

    李伯辰一邊思量一邊喂了馬,但心里總是安穩不下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索性靠著馬背,陰靈離體而去。沿老翁與孩童離開的方向下了道,又穿過一片樹林,果真看見他們已蹲在地上挖薺菜了。又暗暗觀察兩者的神色,亦未覺察有何不妥,只能返回肉身。

    或許真是多心了。他如此想,便又上馬往前方的散關城中去。

    等快到城外時,看到繞城一圈的房舍,路上行人也變多。有挑著擔子要進城賣香藥花朵的,有賣胭脂水粉的,還有些賣各色吃食的。另外有些力夫各自挑著扁擔,聚在路邊說說笑笑,見李伯辰策馬而來紛紛問“官人可要幫手”。

    在他記憶中,極少聽到人說李國話。如今身邊鬧哄哄的一片都是“鄉音”,心中頓時生出奇妙的感覺,倒不覺得那么沉悶了。

    他下馬穿過人群,到了城門處。才發現是因為一輛載著白礬的牛車翻了,將城門洞給堵住了。一群人在手忙腳亂地收拾,后面有人想從牛車上踩著過去,卻被車主拉住,吵成一團。守城門的軍卒操著隋國口音過來勸了幾句,可見人太多拉不開,也就不管了。

    李伯辰一時間也不過去,便站在人群中左右看,正瞧見城門旁也有個木告,上面張貼著許多榜文。定睛一瞧,果不其然,亦有自己的懸賞告示。

    他便將斗笠往下壓了壓,心道,我李伯辰如今可真算是名揚四海了。

    正這么想著,卻聽見圍著木告閑看的一個人說道:“這年月,豬狗當道,大英雄倒是得被下獄。”

    他聞言一愣,心道,難道是在說我?

    這念頭剛起,便聽那人身邊的幾個人附和道:“正是。殺得好!叫他們代代錦衣玉食,如今也嘗嘗被割掉腦袋的滋味兒。”

    又有人道:“這些隋人真是一個兒比一個兒蠢,這告示貼來咱們這兒,不是正要叫咱們幫那這位英雄逃難的么?哈哈!”

    果然是在說自己。平時李定稱自己為英雄,他知道那是客套話,并不往心里去。但說話這三人一個是力夫,一個是書生打扮,還有一個似是小販,聽了他們夸自己是英雄人物,倒覺得通體舒泰了。

    又道,這三人平時該沒什么交集,瞧著也相互不熟識,可說的這些話卻引得周圍一群人大笑叫好,可見隋人在這里并不得人心。李國被滅十幾年,似乎五國仍未將人心收服,怪不得臨西君可以成了氣候。

    這時城門口的一個軍卒聽著一陣笑,按著刀柄走過來喝道:“笑什么呢?!”

    那力夫立即高聲道:“軍爺,咱們笑個國泰民安、千秋盛世!”

    他說了這話,周圍人又是一陣哄笑。

    那軍卒是隋人,或許是剛調遣來李國輪值的,一時間聽不大懂力夫在說什么。但見人哄笑,便覺得該不是好話,眉頭一皺、踏前一步。

    豈料他這一步邁出,那力夫身后一群人立時紛紛叫嚷:“軍爺,在這兒發威可當心叫人亂棒打死!”

    李伯辰素來聽聞李境民風彪悍,卻沒料到彪悍到如此地步。那軍卒該也曉得此地是怎樣的風氣,一時間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進退為難。幸好另有一個同伴走來將他拉了回去,啐道:“跟他們一般見識!”

    他這才借坡下驢,回到城洞中去了。

    門前百姓又是一陣哄笑,那人這回只當沒聽著。

    李伯辰見了此情此景,不知怎的,心中陰霾一掃而空。雖從未在此地生活,卻有了回家的感覺。此間民風如此,與自己志同道合之士該也有不少,可惜自己眼下麻煩纏身,要不然住在這里,當會結識不少知己。

    再過一會兒,那車白礬終于被裝上,車主牽牛進了城,他便也混在人群中穿過城門洞。

    入城之后才發現李國城市風貌也與隋境不同。隋境多山地,平整的土地稀少,因而城中道路不甚寬廣。可李國之內大部分都是平原,土地似乎并不珍貴,道路便也極寬。

    入城這條大道足可供四輛牛車并行,道路兩旁的建筑也更加高大。這散關城,雖沒有璋城那樣繁華,該也不是小城了。只是如此一來,想要找到常庭葳曾去過的地方便更難了。

    李伯辰牽馬在城門洞附近轉了一會兒,決定先去吃飯。他初來此地不知有什么好吃食,就隨便撿了一家名叫“李豬兒食鋪”的,將馬在門前拴好,走了進去。

    瞧瞧墻上菜牌,要了個酸菜白肉、火爆肝尖、蓮蓬豆腐、醬骨,又點了一盆合意餅。待伙計上了第一道菜,便問:“小哥,你家店里有蘇葉糕么?”

    那伙計是個年輕人,皺眉想了想,道:“沒有。但官人要想吃甜點,倒是有甜團子蘇葉糕里是紅豆打成餡兒,糯米做皮兒,其實和甜團子差不多。但甜團子里面是豆沙糕,更細些,所以這些年都沒人吃那個了。”

    李伯辰便道:“那再來份甜團子。”

    伙計愣了愣,道:“官人,這些你吃不下的。”

    李伯辰心中暗笑,想,你怕是沒領教過我的食量。但只道:“吃不下就打包帶走還有,你這兒有蓼釀么?”

    伙計笑了:“官人你真會吃喝。那東西咱們這兒沒有,如今這散關城該是也沒了我聽家里老人說早些年城里倒專門有一家釀那酒的,但鋪子早倒了。”

    聽著“專門”兩個字,李伯辰心中一跳,道:“城里就那一家賣這酒的么?別的城里呢?”

    伙計笑道:“蓼釀只在咱們散關有。”

    李伯辰輕出一口氣,道:“好,多謝。”

    待那伙計走了,他立時在心中念了一句北辰庇佑常庭葳說她吃蘇葉糕時喝的是蓼釀,沒想到自己剛入李境,就找對了地方!

    不過再一想,也是情理之中。她當時要逃到隋國去,必然是到了散關,知道即將離境要安全了,才有心思飲酒的。

    再過一小會兒,吃喝都備齊了。李伯辰才曉得伙計說的“吃不下”是什么意思。李境的飯食雖沒有隋境那樣精致,可分量極大,那合意餅和甜團子摞得小山一樣。

    不過這些天他都只吃干餅,五臟廟內沒什么油水,倒也不怕。索性甩開腮幫子大吃大喝一通,兩刻鐘的功夫,桌上盆碟都見了底。付賬時掌柜和伙計都頗為驚異,連夸他乃是猛士。李伯辰心中暗自挪揄道,也是你這店名兒起得好。

    他喝飽喝足,便去店外牽了馬,打算沿街再打聽打聽。可一眼瞥見街對面有幾個閑漢聚在一處,靠墻根曬太陽。瞧那幾個人眼神靈動,雙手并不粗糙,也不像是做力夫的,該是城中的幫閑。

    此類人全靠看人眼色謀生,消息該極靈通,他便牽馬走過去。

    幾個閑漢見他走近了,都站起身。當先一個兩瞥小胡子的笑嘻嘻道:“大官人,有什么活計沒有?”

    李伯辰道:“打問個事情。”

    那人立即笑道:“那您找對人了。這散關城內外誰家小姐偷了情、誰家老朽納了妾,沒我不知道的您就叫我渾三兒,有事您盡管吩咐。”

    李伯辰便道:“好,這城里原先有一家賣蓼釀的,你可知道?”

    渾三兒轉轉眼睛想了想,道:“知道!知道!”

    又皺了皺眉:“可一時想不起了昨晚倒春寒,我凍了一宿,此時頭痛腦熱……”

    李伯辰伸手自懷中摸了五枚大錢拋給他,道:“買點熱湯喝腦袋能靈光點么?”

    渾三也笑了:“能,自然能。”

    但只站著,也不再說話。李伯辰暗嘆一口氣,索性摸了一陌錢出來,那渾三兒眼睛立時亮了。

    他便道:“不知道也不要緊,你們幾個去給我打聽打聽,我就在此處等著。要得著確信兒,這些都是你們的。”

    渾三兒立時轉身吆喝一聲:“哥兒幾個,活動起來吧?”

    身后幾人立時眉開眼笑地散開了。渾三兒轉身笑道:“大官人稍候,不出半個時辰,回來繳令!”

    說罷也撒開腿去了。

    李伯辰便牽馬避在路旁,靠墻站著。他邊等邊看這街上行人,漸漸又發現了與隋境的不同之處。隋境許多城市雖也繁華,但城中的閑漢、乞兒、力夫也不少。但這散關城中在路上走的,多衣著整潔,極難瞧見窮困潦倒的。就是剛才渾三兒那些人,雖有幾個的棉服破了絮,可好歹也能穿暖。

    李國遭大劫才十幾年,城外大片田地荒蕪,該不會比隋境更加富庶。如此現象,該是意味著那些窮苦人都不在城中了吧難以謀生,該都逃難去了。

    出楓華谷到散關城,四五十里路都沒瞧見驛站、哨卡,而剛才在城門口又見了隋人軍卒被當眾羞辱……或許是因為此處官府只能保得城內太平,而對城外無力統治了。

    這么看,臨西君的情況比自己想得要更好些,李境百姓似乎也過得更苦些。

    雖說曾經的五國諸侯都共奉一位高天子,但于李國人而言,如今的確是做了亡國奴。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腾讯官网qq 麻将规则 北京pk10计划3期4码 梦幻单开普陀赚钱吗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 北京赛车pk10网站 大满贯电玩城下载 北京pk10全天单期计划 一肖二码默认论坛 母阿拉斯加犬赚钱 java开心农场攻略 谁有南昌麻将群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北京pk拾人工免费计划 ac米兰 三分pk10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