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看啦又看小說網(www.dlsg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三十章:困獸

    不知是不是凰陌的神情打動了他,方才已經覺得不如放棄的君鯉心底忽而有了觸動,他緊緊抓住了那倏然而逝的感覺,在自己的本格還未蘇醒之前,他從那空隙之間將自我所釋放了出去。(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他從不知自己一直想要做什么。

    只貫徹著的,唯有那個心底一直所堅如磐石的信念,那就是帶著凰陌離開此地,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的安危。

    但在這個被下的命令之下,他偶爾間能感覺到滲出的,他從未有過的感覺。

    或是憐惜,或是痛心。

    他將凰陌的頭部攬住,將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與之前給她看病完全不同的是,這一次是他沒有帶著任何的目的,只是單純的聽從了心底的**。

    凰陌再一次被吻住,這一次她的掙扎和愕然比之前要減輕了許多,因為有了前車之鑒,所以她再也不會輕易的對他的任何行為下定論,而是抓住了他的胳膊。

    心底的疑惑升騰起來,自己又沒有發燒,君鯉這又是要做什么?

    但這一次和之前的試探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熱狼席卷著她的唇,她屏住呼吸被這浪潮所翻滾著卷了進去,有什么感覺讓她心底也灼燒了起來,她呼吸急促,丟盔棄甲連連敗退,但是卻被他追上,好不容易唇齒分開,他不給凰陌留半分的回轉,將她往自己這一方帶過來。

    但這個姿勢著實讓她站立不穩,加上被吻的腳底發軟。她順勢就倒在了他的懷中,而君鯉又是坐在床上的,他任由渾身發軟的她將自己壓倒在了床榻上,

    這一次的吻比上一次的更要深了幾分。

    “唔”

    凰陌往后縮去,不知何時她已經被壓在了身下,她在窒息的邊緣逃了出來,如人溺水般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師”她淚眼朦朧的抬頭看向了君鯉。

    他的唇角還帶著一絲銀縷,加上這個姿勢顯得有幾分的微妙。

    他那粗糲的呼吸噴在她的耳畔上,讓她忍不住打了個激靈,心底那一份奇妙的感覺更是加深了一分,而君鯉現在的目光更是讓她覺得危險,約莫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他現在眼底有著血光。

    這像是饕餮野獸看向嘴邊大餐的樣子。

    凰陌感覺到了今日的君鯉有些異樣,她本能的想要將他往外推去,但君鯉卻沒有移開,而是將她困在身下,啞聲道:“你不要動。”

    凰陌被他眼底的暗沉給嚇住了,只要稍許的舉動,有可能會引火焚身,她已經學乖了。

    但她感覺到有什么硬邦邦的東西抵在了她的腹部上,鉻的她有點難受。過了半晌也沒有消減下去。

    “夫子,你可不可以把我放開……”

    凰陌輕聲的說道。

    君鯉一直埋在她脖頸的頭顱微微動了一下,她往一旁眼看去,他的額頭上居然已經匯聚了一層薄汗。

    “夫子,您身體不舒服嗎?”凰陌看到他異樣潮紅的臉頰和咬的蒼白的唇,被嚇得脫口而出。

    “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他啞聲道。

    “……您這樣下去會發燒的!”凰陌伸手放在了

    他的額頭上,那滾燙一下子讓她將手收了回去。

    “夫子!夫子!您振作點!您沒有事吧??”凰陌搖晃著他的肩膀。

    他將沉重的額頭貼在了她的臉頰上,輕聲道:“好舒服。”

    她這才發現不止是他的額頭,他渾身都滾燙的讓人融化,這一份熱度傳遞到了她的身上,她心底那一片焦躁也被燃燒了起來。

    “好熱。”他喃喃道,而后將臉頰埋在她的脖頸處,他灼熱的呼吸仿佛能廖燃其一片火原。

    衣襟松松垮垮的落了下來,君鯉的銀發落在她裸露出來的肩膀上,

    他在貪婪的奪取著她身上僅存的一點冷意,滾燙的身體覆蓋在她身上,要將她整個點燃。

    凰陌覺得連自己也變得有些不對勁了。

    她覺得自己也被這火燒糊涂了,否則怎么會任由他為所欲為呢?

    但他所做的也僅止于此。

    他將她的身體環抱在懷中,靜靜的任憑自己滾燙著,這寬厚的胸膛這般的熟悉,讓她似有所記憶。

    她想起來了!

    在之前她燒的糊涂的時刻,她抓著他的手不放,而他也是這樣靜靜的將自己攬在懷中睡去。

    她甚至能聽到他的先前劇烈而后逐漸平息的心跳。她抬起頭,看到他的銀發和她的墨色頭發纏繞在一起。

    在床榻上,在夜色中。

    她的心猛烈的一跳。

    凰陌忽然間知道了一直以來縈繞著自己的困惑,讓她苦惱以及隨意能調動著她的喜樂的人,她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對他心動。

    只是因為她從未動情過,所以才困惑了這么久。

    只要他的一舉一動,都能牽動著她的心。

    凰陌心底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都化為了平靜,她主動的也像是君鯉當初一般將他攬在自己懷中,她忽而意識到了自己在與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師父肌膚相貼,但即便是觸手可及的距離,但心的位置卻還是隔著兩個人的距離。

    這兩個人的距離是咫尺,也是天涯。

    她的意識從來沒有過這般的清楚,她感覺她的心跳劇烈的無法自己控制,她抬起手撫摸著他的臉頰。君鯉睜著眼看向了自己,他的瞳孔里是無質的深灰色,身體的熱度也漸漸的消散了。

    她知道君鯉現在已經恢復了理智。

    “師父,原諒弟子的大逆不道。”她輕聲說著,而后低下頭,輕輕的吻了一下君鯉的唇。

    他眼神當中有什么閃了一下。

    “你吃了我那么多次豆腐,這一次也該還我一次了。”她輕笑著,但內心卻被巨大的空茫穿透。

    明明知道這是一份不可言說永無期待的感情,但她就不可避免的動了心。

    一想到這里,她的心就被狠狠掐住著,她的笑容還沒有收去,淚光已經刺入了他的眼底。

    君鯉將頭支撐起來,將額頭一如往常放在了她的額頭上。

    “我沒有發燒。”凰陌笑道。

    他的手沿著她的腰際被半路攔截了下來,她微微的搖頭:“我也沒有身上痛。”

    君鯉困惑的樣子再一次出現,凰陌只是

    靜默的讓淚水滲進枕頭里,她一邊哭著一邊笑,撫摸著他的臉頰:“我真的什么都很好,就這樣就很好了。”

    他的這一份溫柔和關懷卻讓她傷的更深,但是她就是私心貪戀著片刻的溫存。即便這一份溫柔在以后可能會將她刺的遍體鱗傷。

    他將凰陌攔在懷中,她手撫著他的寬厚的背,淚水無聲的浸透了黑夜。

    只要這樣就夠了。

    那悄無聲息離去的夜間行者潛伏在這暗影當中,悄無聲息地從縫隙當中滲入,它一直徘徊在此處不愿意離去,冒著被消弭的危險,被糾纏的只想要在這片刻須彌之間,滲透進那糾纏的夢中。

    ……

    凰陌聽到了哭聲。

    只是這個哭聲并不是她的,而是一個男子的哭泣。

    她緩緩的睜開眼,看到了自己浮在空中,而有一個男子背對著自己,他懷中抱著一個女子,撕心裂肺的嘶吼著。仿佛天地都要將這哭聲悲泣。

    她轉過身看向那個男子,他身上漂浮著黑色的霧氣,讓她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到那空洞的五官對準了她,悲戚道:“你能看到我,你能看到我!!”

    是那個夜間行者!

    凰陌心底倒抽一口氣,她千防萬防,果然還是沒能逃過這個家伙的糾纏。

    既然連君鯉都對此束手無措,讓她也對這種生物產生了些許的好奇心,這究竟是如何誕生出來的。但現在看起來,約莫還是人類死魂匯聚的生命體。

    既然被纏上了,她不知道如何才能擺脫,絞盡腦汁的思索著,又聽到了那個人的哭聲:“你能看到我!”

    她心底一動,詳裝冷靜的回應道:“我確實能看到你。”

    那個男子的哭聲戛然而止。

    她一驚,夫子曾經說過一定要無視這生物的任何呼喚,然而她答應了他的召喚,難不成會引來什么麻煩不成?

    心思還未定,忽而身體猛然前傾,她被那黑霧繚繞扣住了手腕,那男子方才還看不清的面頰清明的顯露出來,并不是之前所見到的凌厲扭曲的厲鬼樣子,而是意外的斯文且端正。

    他眼底帶著笑意:“謝謝。”

    “我在這里困了多年,一直都在呼喚著希望有人能夠聽到我的聲音。”

    凰陌強制讓自己冷靜下來,另一只手努力攢著靈力,但卻駭然的發現自己的四肢百骸具沉澀著,靈氣不能運轉,與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人毫無區別!

    真的自己太過大意了!

    那男子似是能感覺到她的不安,輕聲道:“你放心,我并不像是它們一般,是吸食精氣的惡鬼,我之所以來到你的夢中,是想要你能將我渡化。”

    凰陌愣住了,素來像是一個饕餮大餐的自己,行走到任何地方已經習慣了四周那不懷好意的眼神,而如今這個差點就能讓她栽了的家伙,居然還是一個送上門來想要回歸塵土的好心人。

    這一番說辭,讓她登時緊張感褪去了不少。

    “你……這是為什么?是如何被困在此處呢?”

    那男子輕聲笑了出來:“因為這是我的報應。”

    多年以前。

    煙雨彌漫,淅淅瀝瀝的小雨是江南化不開的深靡。隔著霏靡的蒙蒙細雨,朦朧之間遠山青黛,像是那女子眉間輕鎖的愁怨。
哪里的时时彩计划群 湖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 年轻人赚钱的方法有哪些 百威线上娱乐 2018女孩子最赚钱的项目半永久 双色球20+1 爱棋牌游戏平台手机版 高手是怎么玩时时彩的 个人开发者的哪些赚钱方式 时时彩三星组选包胆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时间 快乐时时彩开奖 福彩快乐十分app 网上打捕鱼游戏 能赚钱吗 纸牌21点 幸运28稳赚模式杀组合 开一家什么小店 比较赚钱